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书评 » 正文

《出家》:非“套路”城市写作

2016-11-22   张忌/文   来源:文汇报

《出家》:非“套路”城市写作·文章插图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始,有关“城市想象”“城市书写”此类的议题,一直都是当代作家、文学评论家所聚焦与讨论的。在相类似主题的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创作者不但把城市勾勒成一种乌托邦式的空间存在,更是将之视作思想启蒙的化身。但这种美好愿景,很快在现实面前沦为令人唏嘘不已的一厢情愿,旋即跌入谷底。于是当众人逐渐意识到,原来那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并非如同我们所设想的那么“含情脉脉”时,“何去何从”的难题再次被摆上了显眼的位置。正是在这时候,我读到了张忌的长篇小说《出家》。

张忌的小说《出家》里裹挟着不少现代作家作品的影子。男主人公方泉遭强人勒索,失掉了赖以生存的三轮车的情节,毫无疑问是《骆驼祥子》在当下社会的映照。而对于乡间寺院内诸种乱象的戏谑性描述,则多多少少承袭了鲁迅先生的“冷眼”与“匕首”。小说中极为重要的“出家”桥段似乎也让读者窥探出了某些端倪。就在读者开始猜测《出家》是否会因此滑向一种“套路化”的惯性写作时,作者张忌恰恰借助“出家”,让我们看到了这部小说内蕴的异质性。

通常情况下,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的“出家”是与“大彻大悟”联系起来的。《红楼梦》可说是典型的一例,在清末民初大行其道的鸳鸯蝴蝶派小说也大抵逃脱不了这样的固有一局。但在小说《出家》中,方泉之所以会选择出家,却是为了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尽管让方泉最终皈依的诱因有很多,如困窘于日常琐碎生活,如在打坐参禅的过程中,感受到“一种高贵、准确的情绪”,但最为关键的,却是他试图通过“出家”的方式来达成早已许下的承诺。换言之,方泉的“出家”举动,其实烙印进了极为浓厚的契约精神。事实上,方泉未必会去思考与之形成契约关系的另一方究竟指向何者,但这也正是小说中值得我们反复琢磨、玩味的地方。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shuping/7066.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