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吕亦涵《江海不渡》摘抄

2017-9-18   吕亦涵/文   来源:《江海不渡》

吕亦涵《江海不渡》摘抄·文章插图

绅 士 是 什 么 呢 ? 是 任 何 时 候 都 会 有 礼 貌 地 完 美 地 同 你 说 “ T h a n k you”“Sorry”“Welcome”,可任何时候,都和你存有距离。房子坐落在Central London闹中取静的别墅区,十二月冷冬,皑皑白雪覆满了这区域里的每一栋维多利亚式建筑,看上去,就像是幼时在童话书里看过的圣诞雪景。屋内就是明亮的灯火,而屋外的门前,当她拖着和十指一样冻僵了的行李走近时,就看到小别墅外挂着的门牌:Sumor’s House。Sumor’s House?素末微微蹙眉,二十几个钟头前刚订好的房子,为什么门前已经挂上了她的名字?还有从门的另一边飘出来的香气……她心中一凛。如果一分钟前,如果她在一分钟之前还有迟疑,那么此时,当她敏锐的嗅觉辩出了那室内飘荡着的正是热可可混合着红酒与迷迭香的气息,素末手提的行李“砰”的一声,跌进了雪地里。然后,大门被缓慢地,庄严地拉开了,如同地狱之门。在她因惊恐而瞪大的瞳孔中,一张英俊的面孔从屋内的光亮里映出来。刀削般深刻的五官,挺拔的身姿,带着如从地狱里腾起的冰冷微笑:“Hi,Sumor。”笑音低低,在十二月隆冬凶悍的风雪中,笃定地,胜券在握地,加了一句:“My Sumor。”屋外风雪肆虐,屋内的火炉燃得正旺,空气里暖暖地流淌着热可可的香。明明是温暖的令人垂涎的气息,可不知为何,她竟觉得冷——比之前在屋外承受风雪的时候,还要冷。男人绅士地替她脱下外套时,低沉的嗓音环绕在她耳畔:“看上去,你在发抖。”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游到了她的脖子上,“冷吗?”素末只是牙齿打战着,说不出一句话来。炉火烧得正旺的房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迷迭香与浓烈的热可可香,混合着刚出炉的司康饼的热气,以及微微薰人的红酒的香气。她努力将注意力从他手上转移,想辨一辨那微弱的酒香——是1982年的Lafite?还是2000年的?可男人不给她机会,他的一只手还游移在她颈间,不容忽视地撩拨着女子的感官:“知道我为什么拒绝到机场去接你吗?”她的嘴唇轻微嚅动,却终是没有声音。“因为不听话的孩子,都是需要受点惩罚的。”他微微一笑,俊美的脸,看上去真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可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开始。果然,这话音甫落,他一个用力,突然间恶狠狠地扳过她面孔:“好玩吗,尹素末?”一时间,温和的假面统统退去,英俊的面孔罩下来。素末瞪大眼,就听到冷得结冰的声音:“缠着我给你提供调香室,几年来用我的、住我的,哄得连我儿子都叫你妈,现在呢?竟敢怂恿我手下的人背叛我!尹素末,你这是嫌日子过得太安逸,还是愚蠢得想挑战人性?”他的手再一用力,嘴角伪善的笑意全部退去。素末被那凶狠的力道箍得下巴都要碎掉了:“好痛……”“痛?从你教唆付冉那蠢货撤掉香水的那一秒开始,就应该清楚有这么一天。说,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不过是回伦敦总部处理一些事,不到一个月,人还没回国,就听说C&J发布会上的香水全被撤,调香室被搬空,三楼房间里她原本还留下的零零碎碎也全都被带走,就连向来和这丫头站在同一阵线的老管家都不敢再包庇她:“尹小姐她……呃,的确是好几天没回来了。”再紧接着,这女子竟胆大包天,不顾和他之间的合作协议,匆匆办了加急护照,匆匆在租房网上订了房,甚至对着连底也没摸清楚的房东说“Forever”——永久居住!“有意思吗,跟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游戏?”她的双唇已经渐渐失去了血色,却仍倔强地死抿着唇。“说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开口!”他完全不知轻重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让她疼得眼泪“唰”的一下子就落下来。这一回,素末终于开口了,嚅着唇轻轻说了句什么。“大声点!”“我说,是你逼我的……”“我逼你?”男人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可你知道,他是江玄谦,是全世界最有名也最冷酷的策划师,他永远胸有成竹永远不像个普通的男人永远不会犯愚蠢的错误,所以,在听到“笑话”的这一刻,他只是淡淡地挑起嘴角,“我逼你什么?”声音甚至是温和的。素末说不出话来了。大概一个月之前,在学校挑选校企合作作品的最关键时期,她将自己不眠不休调制了好几个星期的香水上交了。可与她同校同专业甚至喊同一个人爸爸的尹娉婷,竟通过这个男人,将素末的成果调包到了自己名下。整整两年半的学习,经过一百多次失败才调制出来的成果,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别人的!她震惊、愤怒、难以置信,她红着眼到他面前要求一个说法时,是这个男人用不为所动的口气说:“一开始我们就说好的,你在万花庄园里调出来的作品都属于我。”一句话落下,她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而原因,不过是那叫尹娉婷的女子当时正与他打得火热——在女友的卑鄙行径受到阻碍时,他选择了牺牲她。而她,甚至在事发的前一天还同付冉商量着,该怎么给他儿子过一个完美的周末。可笑吗?更可笑的是,这男人如今千里迢迢地追她到伦敦,竟只是为了向她要一个“背叛自己的原因”!“你,嫉妒尹娉婷,是吗?”素末没有回答了。她嫉妒尹娉婷吗?在那些辗转难眠的夜里,其实,她也曾这么问过自己。“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们两个不可能,可是你,因为嫉妒娉婷,所以选择了背叛我,是吗?”英俊的面孔上竟然还挂着笑。只是,那笑太绅士也太优雅,一如他平素里每一个完美的姿态,漫不经心地,便刺痛她的双眼。素末忍不住将目光游移到了窗外。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8169.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