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安宁《温暖的弦》摘抄

2017-9-15   安宁/文   来源:《温暖的弦》

安宁《温暖的弦》摘抄·文章插图

故事发生在衣露申市。

这地方和香港、台北、上海、东京乃至纽约、温哥华、苏黎世、阿姆斯特丹完全无异,都不过是个太平盛世下的都市。科技日新月异,生活与时俱进,都会中商贾云集,有着无数美丽女子和出色的青年才俊,而富豪们都安居于比华利山庄那等标志性地带——香港是太平山,台湾有阳明山——城市本身已如童话故事,即使再如何千回百转,最终也还是被人为地复制着固定模式。

繁华如美丽的衣露申,也没能例外。

星期一一早,浅宇机构的人事部经理迟碧卡就接到一个电话。

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她的神色马上变得恭谨。

应对了几句,在电话挂断后恭谨之色从她的面容上退下,取而代之的是迟疑和为难。

正在沉思中,秘书部刘丹然拨进内线来。

“碧卡,杨影什么时候赴任?”

“我正要找你谈这件事,杨影最多只能做到这个周五,下周一就要去纽约分公司欧阳那里报到。”

“接任她的人选我打算推荐技术部的杜心同和企划部的张端妍,你意下如何?”

“这两位高级秘书都是上乘之选。”迟碧卡沉吟了一下,“业务部的温暖呢?她怎么样?”

“温暖也算出色,性格不愠不火,做事机敏灵活,专业素养一流,我本来也有意举荐她,不过公司有规定,这个位置必须在浅宇服职三年以上,她进来才两年,资历还浅,如果让她上去恐怕其他人会有话说。”

迟碧卡笑道:“丹然,你和我都知道浅宇最大的优点就是任人唯才,想当年杨影也是破格提升。事实证明占总对她很满意,否则也不会才两年工夫就又升一级调到纽约去做副经理。”

职场历练如许,刘丹然自然也是知眉识眼的人物,一听迟碧卡这话,便应道:“你说的也是,占总本来就不太拘泥这些繁文缛节。这样吧,我把她们三人都推荐给你,你来比较一下。”

“也好,我找她们都聊聊。说白了这样大的事我也不能决定,终归还是要报给占总,由他来选。”

挂了电话,迟碧卡如悉重负地吁出口气。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浅宇内部网的公告就发到了每一位员工的邮箱里,秘书部决定举荐杜心同、张端妍和温暖同为总裁秘书候选人。三人中资历最浅的温暖破格入选,多多少少引起一些茶水间话题。

迟碧卡调来三人的过往绩评,一一看过后约见杜心同和张端妍。

最后才轮到温暖。

这已是迟碧卡第二次翻看她的履历,第一次是两年前招她进来时。

履历上的记录相较前两人简单得多。她自十五岁去了英国,一待就是七年,直到二十二岁大学四年级时才作为交换学生回来,翌年毕业考进浅宇秘书部,由于表现出色一年前擢升为业务部高级经理助理。

迟碧卡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温暖,黑柔长发衬映得她的脸如纤玉,眉色清丽,眸似剪水秋瞳,眼神清亮专注,晶莹剔透的一双小巧耳垂上别着两粒小小的珍珠。

身高约一百六十五厘米,身着粉蓝色纪梵希春装外套和及膝裙,入时而不失端庄典雅,完美的小腿套在玉色全透丝袜里,细致的脚腕下是三厘米高的细跟宫廷鞋,走进来时步履轻盈,身形窈窕玲珑得令人怦然心动。

较两年前相见之初她已少了青葱生涩,多了沉静安然,论容貌虽比不上占南弦美绝天下的女友薄一心,却有种独特别致、淡无波泊的气度。

即便如此,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一向为迟碧卡所厌嫌,若不是那个人的面子她不得不卖,今日定不会再和这年轻女子坐在面对面。

由是她冷声道:“占总原来的秘书调往美国工作,公司需要推荐一个人接任她的职位,秘书部的刘经理举荐了杜心同、张端妍和你,请告诉我,你对这份工作有没有兴趣,以及对总裁秘书这个职位有什么看法。”

温暖没有立刻答话,而是静默片刻。

这短暂的沉默却让迟碧卡对她另眼相看了一下。

不管杜心同还是张端妍,都早打好腹稿以求表现最好,要知道总裁秘书是公司里所有未婚女性梦寐以求的职位,就算这个温暖对总裁本人不感兴趣,但浅宇总秘一职相对于她目前而言何止连跳三级,权力和薪酬都会与高级经理看齐。

为何她的表现却会与众不同,一点也没显出应有的兴趣?

迟碧卡放缓了语调:“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

温暖微微笑了笑:“我有信心可以把这份工作做好,但就不知道……我是否适合到这个职位去。”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顾虑?”

“因为我的男朋友在代中做事。迟经理你也知道代中和我们公司的生意有交集,要是我在总裁身边工作,难免会接触到一些重要的案子和机密,如果以后发生什么事,我担心会说不清楚。”

迟碧卡着实一愣,情况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你男朋友在代中公司的职位很高?”大机构里动辄过万员工,一对恋人如果是普通职员,即使在对头公司里也很寻常,除非双方的职位都敏感才会有所影响。

温暖平静地道:“他是代中的总经理。”

迟碧卡几乎抹一把冷汗,代中的太子爷朱临路?!

“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工作,结果会在下班前公布。”

温暖离开后迟碧卡忙不迭地拨电话。

“我的好老师,你推荐的人别说安排在占总身边,她甚至不适合存在于公司里,你知不知道……”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让叫苦不迭的迟碧卡整个人傻在当场,像震惊过度,张圆的嘴半晌之后才能够合拢,最后吐出一声长叹,“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做吧。”

按以往的工作方式迟碧卡早就自己拍板定案。占南弦从来不理这些琐碎事,只要她推荐的人好用,他一向不管那个人是谁,这次她却特意给视察在外的他写了封邮件。扼要说明,秘书部举荐三人,她面谈后觉得温暖最为合适,但她身份特殊,所以请他指示。

说到温暖最为合适,这点迟碧卡倒不是胡说。抛开资历和背景不谈,平心而论她还是会选择温暖,因为杜心同和张端妍别有所图的心思到底逃不过她见惯世情的双眼。人还没有上去只是候选而已,经她三言两语的试探就已掩饰不住心底的向往,可见不够成熟老练。

反观温暖对这件事倒以平常心对待,甚至似乎显得有些迟疑。加上她男友的条件与占南弦差不了多少,想来不会对上司抱少女怀春的遐想,以后对人对事也就可以避免过多的私人情绪,这样更能协助占南弦顺利开展工作。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8168.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