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大鹏《梦想的路,我们全力以赴》摘抄

2017-9-12   大鹏/文   来源:《梦想的路,我们全力以赴》

大鹏《梦想的路,我们全力以赴》摘抄·文章插图

前几天我妈来北京,我俩坐在车里,我随口问了一句:“妈你今年四十几了?”我妈说:“儿子你咋地了?你自己都快四十岁了还问我四十几?”

我老家地方小,讲究多,论年龄习惯说虚岁,像我这种1月份出生的孩子,一落地就2岁了,所以在老家,我今天37岁了。来北京这些年过得太快,光顾着赶路没抬头,我以为我妈还是四十几呢。

我妈以前是唱评剧的,在县剧团工作,后来剧团倒闭了,下岗的叔叔阿姨们组织到一起给人家唱婚礼和开业,所以我妈一直不太同意我搞文艺。我13岁开始弹吉他,都是躲进厕所里练,喜欢音乐喜欢得一点儿都不光明磊落。

2004年来到北京,进入搜狐娱乐频道,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开始支持大家看视频,可网站没什么视频内容,我们几个员工就自己拍一些小节目,小短剧。一直到今天,拍了十几年。

我没什么天赋,有时候还觉得自己挺笨拙的,上节目总是尴尬,话也说不漂亮。因为工作关系,我缓慢站到一个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支撑的行业,但和每一个奋斗中的孩子一样,既然来了,我想要试一试。

尽力了,过程中做了好多事情,好与不好,都尽力了。一直到不再是孩子。

却仍有个遗憾。

前年冬天我偷偷参加了《蒙面歌王》,因为那个舞台可以不露脸。唱完以后有评委说“你肯定是走错录影棚了,我们这里不需要卡拉OK水平的”,但我还是很开心,能唱歌就很开心。我把那个大面具一直放在工作室最显眼的地方,那时候我33岁。

那一年《煎饼侠》上映,有一天跑路演去到哈尔滨,在提问环节站起来一个姑娘,她说:“大鹏,你还记得我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台下的观众莫名其妙,我也吓了一跳,她看到我不记得她,又说了四个字:“名人唱片。”

啊,那是2003年的事情了,我想起她是我的网友,介绍我去她同学开的这家唱片公司,我拿着家里借的三万八千块钱,签约成为一名自费歌手。可就在我交完钱以后,那家唱片公司就消失了。她说她不知道同学是骗子,一直很内疚。

那一年我疯狂在北京和哈尔滨寻找名人唱片公司的下落,21岁。

在签约唱片公司之前我是有乐队的,不过解散了,那是我大学时候的乐队,叫天空乐队。核心成员是我和一位键盘手,他在我们乐队里弹贝斯,鼓手总是在变。我和他一起在长春的酒吧里唱歌,他弹键盘我弹吉他,很有默契。

那时候全国范围内正举办一个叫“冰力先锋”的乐队大赛,前三名有机会签约唱片公司,当时长春很有名气的另一支乐队把我的键盘手请去了,我没办法参加比赛,一个人在学校操场上泪流满面跑圈儿。那年我19岁。

在上大学之前我也组过一支乐队,叫及格乐队,乐队里只有我是学生,有两个社会青年,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钢琴老师。寒暑假的时候我们自己印传单,拉赞助,办演出。在我的家乡集安,到现在都流传着这支乐队的故事,当然大部分都不是真的。

但这件事儿是真的。有一回演出开始前十几分钟,还是没有观众,很多座位空着,我跑到外面喘气儿,遇到一位乞讨的老人,我给了她一块钱,她对我说:“谢谢你,祝你一切顺利。”

等我再回到场内,竟然已经坐满了人,我觉得特别神奇。那年我16岁。

前段时间我去录《非常静距离》,节目组把及格乐队的老几位都弄到现场,我当时就崩溃了。他们当中有两个人是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坐飞机,飞机颠簸的时候他们手牵着手。那晚我们围在一起吃火锅,唱老歌,我在一百多个本子上签了一百多个名。

前面提到的遗憾,其实是我和音乐这件事儿的关系,有梦想不代表有能力,但能力和梦想之间的距离也是一种动力。一年多以来,我一直在筹备一件事情,现在进展顺利,终于可以正式和大家分享了:

我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名字叫做《缝纫机乐队》,将会在今年9月30号上映。这是一部和音乐有关的喜剧,希望可以继续拯救不开心。

《缝纫机乐队》的第一张海报上,是15岁的我,那个满眼期待的孩子啊,未来很好,请你勇敢弹下去。

许多次采访都会被问到拍电影的事情,我是因为运气好,但也始终很敬畏。从《煎饼侠》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想多学学多练练,这期间我和许多优秀的导演合作,成为他们的演员,也监制了一部喜剧电影《父子雄兵》,我觉得自己有进步,虽然缓慢,但是前进着。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在这一岁,踏实地完成《缝纫机乐队》。

这部电影是我在时光里投递的礼物,送给16岁时满大街发演出传单的自己,给19岁时在酒吧每晚唱四十首歌的自己,给21岁时疯狂凑钱还钱的自己,给33岁时在舞台上躲在面具后面的自己。

也给每一个,追逐梦想的你。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8162.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