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20岁的生活方式,决定30岁的打开方式》摘抄

2017-9-12   小令君/文   来源:《20岁的生活方式,决定30岁的打开方式》

《20岁的生活方式,决定30岁的打开方式》摘抄·文章插图

如果要问为什么会有如此我自己理解的质的飞跃,答案你会在后续找到。

这一年多经历了太多的打击和磨难,让我数年积累的自信和自尊那堵墙掉落了不少砖瓦,摇摇欲坠。我开始不断地怀疑自己,而怀疑所得的恍然大悟让一直自诩经历丰富、早熟坚强、打不倒的我不敢再夸夸其谈。

曾经可以笑谈家庭变故和狗血故事,轻松回顾放弃哈佛offer(录用通知)和轻描淡写放弃千万元收入的工作等所有自己做过的违背常理之事,以过来人的经验分享着工作、旅行、创业、独立、爱情、梦想这些话题的我,一直是所有人眼里的小太阳。这个小太阳看上去永远没什么烦心事,似乎什么样的困难都难不倒她,又或者她也许挺一帆风顺的吧?

我太习惯于大而化小,小而化了,把有事说成没事,把好难说成没问题。连自己都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身后的血迹斑斑和身上的伤口是否愈合,就逼着自己拖着伤了元气的身子,拿着剑走向更遥远的阵地。

终于在身中数刀后再也不支倒下时,突然遗憾地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太多资格充当梦想的代言人,因为我连怎么保护自己都没有学会。

但同时也庆幸地发觉自己终于在苦难面前学会了示弱,在示弱的同时才真正开始意识到为何苦难常追随我,我该如何跟它挥手告别。

这是我觉得自己最大的进步。

我知道我们每个人,在每个时期,都会迷茫、困惑、绝望,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这没什么好丢人,也没什么好自责的。

我们常常憎恨每天早上挣扎着起床,衣冠楚楚地赶到一个地方,从事着和“意义”“梦想”有着无限曲折因而无限微弱联系的工作,然后过着和一群群陌生人挤在罐头车厢里汗流浃背地回家的乒乓作响的生活,可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是如此过着,是要这么讨厌和抱怨一辈子吗?

我们也常常没有安全感,担心随时随地会被社会这个瞬息万变的爱人甩掉,于是我们每天处心积虑地往脸上抹日霜、夜霜、眼霜、防晒霜,希望保有一些什么、留住一些什么,一直涂到脸上所有毛孔都被堵塞,一直到自己也呼吸不过来。是要这么恐慌而不自信地过一辈子吗?

当然不是的。

日子平常而悠缓,没有多少人过着少年得志、如日中天、挥金如土、指点江山的生活,大多数人的一生,注定是平凡的。

我们努力的目标不是拼命拽着那根随时会断的稻草成为那少之又少的人,而是做个不平庸的人。即使平凡平淡,但是按照自己的心愿过一生,绝对是不会后悔的旅程。

我在上一本书中说过,我写的每一篇故事都是不去计较成败、不计得失、不计未来、不回头的姿态,里面每一个我都是含着眼泪、咬着牙齿、忍住一切向前走的模样。

我也说过,25 岁的我,在过去的几年里,被生活的重锤击倒了很多次,可是受伤了,自己舔好伤口;击倒了,自己再爬起来。生活以为我会像老牛般越锤越安静,可是我却像狮子般,越锤越强大,越懂得反咬一口。我比20 岁的时候更生猛。

两年过去了,我依然可以这么说,但是我学会了在不顾一切向前走的时候,转身抱一抱浑身是伤的自己,说声你辛苦了,你可以停下来歇一歇了。我也显然比25 岁的时候更生猛,但我懂得了心硬者得世界,而温柔者得神。

生活从未变得轻松,只是你一点点地变得从容。

我偶尔会想,如果我在25 岁之前就知道这些该多好。我想我们都会这样遗憾为何不早知道。但本来人活着就是如此的,那些你看似圆满的,都曾跑遍了无数块土地,才郑重其事地来到你面前,摘掉毡帽,放下行李,说声抱歉,久等了,我来晚了。

如今的我,依旧执拗,依旧有梦想,但我变得更懂得梦想的意义了。

也许梦想根本不是用来实现的,它是那根支撑着我们在寒风凛冽里,流着泪还要唱歌的骨头。

这一年经常会想起《月亮和六便士》里的故事,查尔斯,那位因麻风病而毁容失明的老人,他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如果说他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就是他比别人更服从宿命。服从宿命不是软弱,而是更知道自己要什么,过什么,成为什么样的存在。

我始终记得他坐在自己描画的满墙壁画中,聆听波涛汹涌的颜色的场景——金色是高音,黑色是低音,白色是微风,红色是尖叫。

那是梦想带给我的骇然与敬畏。

梦想多么妖冶、多么锋利,人们在惊慌中四处逃窜,逃向功名,或者利禄,或者求功名利禄而不得的怨恨。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我希望,自己也成为不会只顾着埋头赶路,忘了抬头看看天上一直都在的月亮的人。

我希望,我们越来越生猛的同时,越来越温柔地对待自己。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8161.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