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米炎凉《一万次别离》摘抄

2017-2-7   米炎凉/文   来源:《一万次别离》

米炎凉《一万次别离》摘抄·文章插图

一束阳光透过树梢照进窗口,有风,树叶在枝头上轻轻地摇动,我却看着窗口的树一动没动。那是一棵白蜡树,叶子已经黄了,如果仔细去看叶片,会发现那种黄不同于银杏的金黄,而是介于红与黄之间的一种颜色。

这座城市虽然离北京很近,却还没怎么被雾霾侵袭,即使到了秋天,天空依然湛蓝如洗。只可惜,公安局问讯室的窗口太小,从我的角度,看不到蓝色天空。

坐在我面前用电脑做笔录的是一个身材微瘦的中年警察,他的声音浑厚稳健:“事发前有过争吵,谁先动的手?”

“她。”

“请仔细描述一下当时动手的情景。”

“我在阁楼等朋友,她迎面走来,一见到我就拉住我的背包带将我扯回椅子上,说……”

“说什么?”

“骂人的话。”

“她为什么会骂你?”

“不知道。”

警察不悦地皱了皱眉,这个动作让他脸上有了清晰的沟壑,他的语气也随之加重了几分:“南小姐,我们有权请求你协助调查。”

“……”

“对方骂了你后,你们有没有对她做什么?”

我静默了一会儿,感觉到他灼灼的目光盯着我,心里知道此刻我的犹豫会给他留下什么印象,却还是小心地斟酌了一下,可是话到嘴边却被人捷足先登。

“是我!”站在问讯室门外的常蔬颖忽然风一样冲进来,抢在我前面说,“我认识那个女生,她管不住自己的男朋友,却说什么别人勾引他,当他是谁啊!前几天到我们学校闹过事,现在又来欺负我朋友,我泼她有什么不该。”

“谁让你进来的,现在问话还没轮到你,出去!”警察锐利的眼神像一把匕首飞向常蔬颖,颇有几分声色俱厉。

常蔬颖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出去,警察继续转向我:“你们用酒泼她了?”

“是。”

“你那个朋友泼的?”

“不,是我泼的。”这一次我答得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

“知道为什么找你们来问话吗?”我摇了摇头。

一个手机递到我面前,屏幕上是一条醒目的新闻——十八岁女大学生于清吧阁楼被烧伤,生命垂危。地点是:雪人清吧。下面有几张照片,虽然眼睛打了马赛克,但还是能看出女生的大致容貌,是个还算清秀的女生。

我记得她,我们第一次照面是一个星期以前,是以一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方式。

我从愣怔中回过神来,又断断续续地回答了几个问题,四点左右警察停止了问话,一时之间,屋子里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啪嗒啪嗒声。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说:“你先出去,把你朋友叫进来。”

我在他们指定的房间等了一会儿,见一个年轻一点的女警察走了进来,我抬头问了一声:“我朋友呢?”

我刚说完,就看到跟在女警察身后的常蔬颖,她快步走到我身边,问女警察:“笔录也做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女警察说:“恐怕还不能走,先不说烧伤事件中至目前为止你们犯罪嫌疑最大,在公共场合滋事打架,警方也有权对你们进行行政拘留。”

常蔬颖挑眉:“你说清楚,什么滋事打架?我们只是正当防卫。”

我在一旁拉了拉她,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了。

大抵是这个动作让常蔬颖误以为我胆怯,她轻握我的手,我能感觉到她手心有些汗湿,可她对我说:“没事的,南江,你别怕。”

我点了点头,回握她的手,过了一会儿,她像想起了什么,说:“来,把你手机给我。”

我从包里摸出手机,并没有什么防备,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要做什么?”

“给Professor景打个电话。”

听到这个名字,我猛然一惊,飞快地将递过去的手机夺过来:“不行。”

“为什么?”她见我反应奇大,满脸错愕。

我紧紧地握着手机,说:“他最近很忙,不会有时间管我们的事的。”

“我看你是不想让他知道我们进公安局了吧!”常蔬颖摊了摊手,“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我摇头:“我不知道。”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7491.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