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欧阳糯米《竹马非君子》摘抄

2017-2-7   欧阳糯米/文   来源:《竹马非君子》

欧阳糯米《竹马非君子》摘抄·文章插图

早春三月的气候总是无常,前日方才风和日丽,今早就翻了脸,感觉严冬又溜达回来了。尽管如此,由上班族、上学族和晨练老大爷老大妈组成的大军依旧顶着冷飕飕的春风出门,热闹了卢城的大街小巷。

偶尔有穿着单薄,冻得哆里哆嗦的妙龄美眉路过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霞西路中段一家挂着“Ama”招牌的咖吧时,总会忍不住放慢了脚步,眺望一下那里面坐着的戴着黑框眼镜,气质卓然、秀色可餐的帅哥,对着他默默的咽了咽口水。

这位帅哥姓吕名白,正是本文当仁不让的男主角。此刻他交叠着长腿,怀里抱着软绵绵的白团子靠枕,漫不经心的推了推架在鼻梁间的眼镜,目光淡扫向坐在自己对面西装笔挺的徐姓男子。在他深邃莫名的凝视下,徐姓西装男颇有些不自在的挺直了身体,下意识地用公文包按压住隆起的小腹,一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杯,企图将自己的国字脸缩进那方寸之间。

咖吧门口的仿欧式自鸣钟敲响第十二下时,吕白大提琴般低沉的嗓音骤然响起:

“请问徐先生目前在哪里高就?”

西装男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一口摩卡咖啡梗在嗓子眼里,差点没喷出来:

“咳咳咳,年初……跳了槽。现在一家外贸公司任职IT工程师。”

吕白挑起眉,目光充满专注的疑惑:

“哦,徐先生之前有相过亲吗?”

“相、相过。”

“相过几次?”

“相过几次,不过……都不太顺利。”

“嗯,看得出来。”

这时,邻桌爆发出两个女人的窃笑声:

“快看,两个男人在相亲耶!”

“真的吗?不过那个坐在眼镜帅哥身边贼头贼脑的女人是谁?”

“不知道,长相根本不在同一档次,估计是远房亲戚之类的人吧。”

“远房亲戚”袁青涨红着脸,低垂着脑袋,悄悄在桌底下踩了吕白一脚,奈何对方不为所动,自顾自将靠枕弃置一旁,拆开搁在桌上的白色小包装袋,将奶精悉数倒进盛了半杯黑咖啡的马克杯里。

“请问徐先生目前有结婚的意向吗?如果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年纪不小了,家里人也催得急,自然是越快越好。”说到这,西装男再次举起咖啡杯,以极其刁钻不引人注目的角度朝对面的袁青瞄了一眼。

吕白用小勺飞速搅拌着黑咖啡,直到那白色奶精丢盔弃甲,彻底躲进黑色的旋涡里:

“哦……不知徐先生是否方便透露一下目前的经济状况?”

西装男终于脱离了咖啡杯的桎梏,抬头挺胸,气宇轩昂:

“我有一辆丰田和一套三环以内的房子。”

吕白点了点头,似乎对西装男的老实交代比较满意,语气十分自然地问:

“那么,请问一下徐先生的房贷和车贷需要还多久?”

西装男的面部表情瞬间凝固了,从春风得意变成了风中凌乱、语无伦次、支支吾吾:

“车贷要还三年,房、房贷还要还十三年。不过,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气质。”

这一刻,袁青很想把自己的脑袋塞进桌肚里,永无见天之日。

徐姓西装男额上青筋暴起,扭头向袁青控诉:

“袁小姐,从开始到现在我已经忍了很久了,明明之前说好了是单独见面,为什么还有外人在场?!”

“你想多了。”袁青还没来得及开口,吕白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我和袁小姐的关系可算不上外人,顶多算是——她的青梅竹马、老同学兼前男友罢了。”

士可杀不可辱。

士可辱不可一辱再辱。

西装男气得整张脸都绿了,他腾地站起身,朝吕白比了比中指,拿起滑落脚边的公文包,径直冲出了咖吧。

Mr.鲁迅说过: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

所以袁青只能选择咆哮: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前女友了?!”

“你九年前塞给我的情书,我到现在还留着呢。”吕白揉了揉耳朵,小酌了一口奶味浓郁的黑咖啡,“别告诉我你被刚才那落荒而逃的小子气得突然失忆了。”

“恰恰相反,我记得很清楚,你在收到情书的十秒内就回绝了我,现在想来,真是铭感五内!”

“唉,我早就说过不赞成学生在读书时期谈恋爱,况且,一封两百字的情书居然有三个错别字,让我十分怀疑你的智商和诚意。”

要是能以眼杀人的话,吕白不知道要倒在袁青脚下多少次了,而且是血肉横飞的那种,只不过袁青还没来得及发作,就听见一阵幸灾乐祸的笑声。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7490.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