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摘抄

2017-2-6   米洛拉德·帕维奇/文   来源:《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

《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摘抄·文章插图

因为奥普伊奇上尉不能总在战斗中把她带在身边,1797年拉斯蒂娜•布伦斯维科离开战场,回到了斯雷姆的卡尔洛夫奇。当时,她立刻去找了她从前的未婚夫,耶雷米耶•卡洛佩罗维奇。耶雷米耶的手上有一道疤痕,那是已经死去的帕霍米耶•泰奈茨基给他留下的枪伤;另外他的胡子上长着星星点点的小灰斑。

“如果你要一个曾经三次失去贞操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鄙视你而且给你怀了别人的孩子,那就娶了我吧。”她对耶雷米耶先生说。耶雷米耶•卡洛佩罗维奇在心里想了想:一个人自己的痛苦只不过是其他某个人的痛苦的回声;他便娶了她。

就这样,拉斯蒂娜•布伦斯维科在卡尔洛夫奇结了婚,搬进坐落在糖果巷的卡洛佩罗维奇家宽敞的房子里。她先是生了一个儿子,名叫阿尔瑟尼耶,然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名叫杜尼娅。

拉斯蒂娜的丈夫从未显露出任何不耐烦的情绪,但他说话时,他的句子会奇怪地提早蹦出来,因为他总是想同时说出两件事情。他告诉孩子们,海水里有鱼,那些鱼只受得了水中含有一定量的盐分。如果水中的盐分含量超出了鱼的承受力,它们就会晕头转向。我们人的情况也是如此。因为人的幸福就像是盐。幸福太多会让我们晕头转向。

卡洛佩罗维奇老爷给拉斯蒂娜和杜尼娅买了鱼鳞帽,订购了《塞尔维亚语的帝都维也纳报》。杜尼娅长成了一个单薄、贪吃的小姑娘。在见到的每一个孔洞,她会把她能抓到的任何东西胡乱塞进去——旋转陀螺、蚂蚱、纽扣、活鱼、发卡、豆子、蜗牛和球、胡萝卜、鸡蛋、豌豆荚、科隆香水瓶子、黄瓜和弹珠、威尼斯年鉴和铅笔、门把手和音乐闹钟,最后还有在她嘴里爆开了的鱼鳔……

卡洛佩罗维奇老爷把男孩送进学校。

“让他成为西塞罗那样的人物吧。”

于是,年轻的阿尔瑟尼耶•卡洛佩罗维奇进了卡尔洛夫奇的塞尔维亚-拉丁语学校,并且在上学第一天就把一位格外与众不同的人物带回了家。这个人物可爱得像只小猫,满腹经纶地记着很多拉丁文语录,俊美得像个洋娃娃。这个男性洋娃娃名叫阿夫科森迪耶•帕皮拉;他是阿尔瑟尼耶的同学,跟一位被降职的将军是远亲。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财产的孤儿,帕皮拉穿上朋友们的旧衣服比他们穿新衣服都显得更漂亮。他的太阳穴有一块小小的伤疤胎记,赋予他的面相一种神秘莫测之气。

“他长着淤青脑袋。”他的朋友们常常开玩笑,但是他们喜欢他。他是所有猫咪、所有神父的太太们和卡尔洛夫奇的所有学生们最喜欢的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无论帕皮拉走到哪里,他都会成为一些难以置信、通常很恐怖的故事的对象。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他本人从来不会听到这些故事,即便有人告诉了他其中一个故事,他也总是显得特别惊愕。只是在偶然的情况下,他会感到他自己的人生道路仿佛一条虫子似的蜷曲在他的前方。

这些男孩子们的学业已经进展到学习修辞学课程。帕皮拉在宽敞的卡洛佩罗维奇的家里度过他的大部分时间,而不是在他自己那个惨兮兮的住所里。一天晚上,他动手为自己和阿尔瑟尼耶誊写一部用作课本的手稿,那是他向另一个学生借来的。他用他那漂亮的书法抄写着,在嘴巴和墨水瓶里轮番蘸着笔头,并且大声念着:

Praecepta artis oratoriae in tres partes digesta et Juventuti Illyrico-Rascianetradia ac explicata in Collegio Slavono-Latino Carlovicensi, Anno Domini……(1)

忽然,一面小镜子伸到他的眼前。拉斯蒂娜夫人咯咯直笑,同时指指墨水瓶,然后用她洒过香水的衣袖擦了擦他的嘴唇。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7486.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