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蟹总《通往你的路》摘抄

2017-2-6   蟹总/文   来源:《通往你的路》

蟹总《通往你的路》摘抄·文章插图

云南,大理。

站前广场人潮如织,本地人、小商贩、背包客比比皆是。

也包括像余男这样的人。

她坐在车站对面的护栏上,两条腿悬在空中,嚼着口香糖,嘴唇慢慢蠕动,嘬出“哒哒”的声音。

天气很好,明灿灿的太阳下,凉风缕缕吹拂,天空幽蓝、深邃,没有云,偶尔有飞机从上方一掠而过。

余男眯眼看天,挪了挪屁股,栏杆太细,硌得肉疼。

她调整完姿势,继续看来往人群,又一波行人从门口涌出,大多面孔洋溢着笑容,或兴奋,或闲适。

一对情侣在不远处站定,背靠大理车站,举起手机,寻找自拍角度。

两人拍了一会儿,凑着头翻看之前的拍摄效果,女孩似乎不满意,嘟起唇指着身后车站和男孩说了什么,男孩为难,左顾右盼,最后目光锁定余男。

他低头安慰女孩几句,向余男走来,友好地问:“您好,可以帮我们拍张照吗?”

余男跳下来:“可以。”

她接过手机,他跑回她身边站好,亲密揽过对方肩膀。

余男调整角度,阳光下看不清屏幕,她侧头,直接看向两人。

“一、二……”她喊。

“三”即将脱口,男孩突然转头亲上女孩发侧。

朗空明日,女孩笑靥如花,男孩深情敛眸,画面在这一刻定格。

余男微愣,女孩明显也没料到,惊诧中带着娇羞,双眼小鹿般瞪一眼男孩。

男孩挠挠头,向余男跑来。

“谢谢。”他脸颊泛红,低着头,不敢看她。

“不客气。”

余男抿抿唇,伸手指向靠在围栏旁的牌子:“有需要吗?”

男孩终于抬头,看了看,又窘迫起来:“对不起,我们是穷游。”

余男笑笑:“没事。”

目送两人离开,余男坐回原来位置,刚才的插曲像没出现过,又恢复之前状态,她这次坐了很久,没人注意她。

艳阳当空,烤灼在余男身上,火辣辣的。

阳光在地面打下一片小小阴影,轮廓清晰,更显清瘦。余男动了动,从兜里掏出一块纸巾,凑到唇边,吐出口香糖,团了团,又塞回口袋。

几个人从前面经过,没走两步就停下,有人退回来,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审视。

头顶日头被遮住,她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那男人体格十分健壮,肩膀宽厚,腿长脚长,双手插在兜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后面有几人等着,惶惶恐恐,唯命是从的样子。

余男目光熠熠,昂头与他对视。

男人终于开口:“我们见过?”

是问句。

许是日光晃眼,她微微眩晕,又突然处在阴暗地带,泪腺刺激,眼睛竟有些发胀。余男移开目光,笑说:“搭讪也该与时俱进。”

男人一愣,勾个笑,走了。

余男再次暴露在白光里,她皱眉,低咒了句:鬼天气,真是要命。

男人没走两步又折回来,这次没帮她挡住阳光,站在旁边的位置,努努嘴:“什么价?”

她旁边立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丽江古城-玉龙雪山-泸沽湖,纯玩五日游,不进店不购物”,两行大字写得歪歪扭扭,像没走心的写法。

最普通的旅游路线,却是云南游玩经典,首次过来的人,不去这些地方,也算一种遗憾。

“三千。”她说。

男人触了触额头,吊着眼角:“值这个价?”

“值。”

对方要笑不笑:“怎么值法?”

余男指指牌子:“纯玩,不购物。”

“别家也做得到。”

她笃定:“做不到。”

男人没说话,复又低头看余男,目光笔直,丝毫不觉唐突、造次。

由于工作原因,她裸露在外的肌肤透出淡淡的蜜色,但不是本地人那种黝黑油亮,她肤质细腻,蜜色均匀,更像一种极致的健康的象征。

额头饱满,马尾高高束起,发梢不长,编成麻花状,更显俏丽、阳光。

男人又看了一会儿,问:“野导?”

余男下意识去摸导游证,这才忆起,前些日子和游客起了冲突,冲动下,出手打了对方,被旅行社放大假,现在正等待最后处理方法。

余男点头:“对。”

对方像闲来无事逗逗她,似乎也没什么兴趣,随便聊了两句便无下文,转身上了一早停在路边的商务车,扬长而去。

游松坐定,忍不住侧目,窗外那女人仍旧坐在之前位置,低着头,背微躬,不知在想什么。

目光下移,细细栏杆垫在腿根下,大腿微微凹陷。他的角度能看见对方臀部,牛仔热裤包裹紧实,呈现圆润、饱满的弧度。

上衣很短,腰很细,下摆流苏衬着腰间肌肤,隐隐约约露出牛仔里面的细带,黑色的一条。

游松不动声色收回目光。轿车加速,那抹单薄丽影被渐渐抛在脑后。

商务车在路上高速行驶,后面还跟了一辆,是吕昌民的车。

他闭眼小憩,没多时,电话铃响。

游松看一眼来电,接起来:“喂?”

对方说:“游哥,到没?”

“嗯。”

“吕昌民派人接的?”

“对。”他答,又问,“你那边的事办完了?”

“嗯,我在机场,晚上就能到大理。”

“速度点儿。”他说完打算结束通话。

对方兴致盎然,连忙又问:“多年不坐火车,感觉如何?”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7483.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