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托芙·扬松《真诚的骗子》摘抄

2017-1-2   托芙·扬松/文   来源:《真诚的骗子》

托芙·扬松《真诚的骗子》摘抄·文章插图

在瑞典西部漫长而漆黑的冬季,一个与往常一样大雪纷飞的早晨,村里没有一扇窗户透着灯光。卡特丽遮住灯光,生怕弄醒她熟睡的弟弟。屋子里很冷,她泡了一杯咖啡,把暖水瓶放到弟弟的床边。门边趴着的那条狗用两只爪子捂住鼻子,正盯着女主人,随时等待着一起出门遛遛。

在沿海地区,雪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在人们的记忆中,已经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门窗外积雪严重,屋顶也被厚重的积雪覆盖。但是雪没有一点要停的迹象,铲雪车刚刚开过,道路上就再次堆积了厚厚的一层。严寒使得在船坞的工作完全停滞下来。人们起得很晚,对于他们来说,已没有早晨的概念。地面的积雪没有一丝足迹,村庄万籁俱寂。孩子们的到来打破了沉寂,他们在雪里挖隧道和洞穴,尖叫着、嬉闹着,玩得不亦乐乎。他们被告诫不准朝卡特丽·柯林家的窗户扔雪球,但是孩子们依然我行我素。卡特丽和她的弟弟马特兹,以及一条未取名的狗同住在杂货店二楼的阁楼中。拂晓之前,卡特丽总是带着她的狗沿着村里的街道一直走到灯塔,每个早晨都是如此。村庄开始苏醒,人们纷纷议论道:“她又穿着狼皮领子大衣带着狗出去了。”她不给狗取名字,这件事确实匪夷所思,所有的狗都应该有自己的名字。

人们谈论到卡特丽·柯林时,总说她关注的除数字以外,就是她的弟弟。人们想知道她从何拥有那双黄色的眼睛。马特兹的眼睛像母亲的一样蓝,人们完全记不得他们父亲的模样,很久之前,他坚持到北方去买木材,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他不是本地居民。人们早已习惯人的眼睛或多或少呈现蓝色,但卡特丽的眼睛却像她狗的眼睛一样发黄。卡特丽看周围的东西时,总是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所以人们极少谈论她眼睛的异常颜色,那是一种灰里透黄的颜色。多疑的性格使她对村民的眼光十分的敏感,每逢此景她就睁大眼睛用锐利的目光直视别人,这种目光是彻彻底底的黄色,给人一种强烈的不安。大家发现卡特丽·柯林不信任或在乎任何人,除了她自己和那个从六岁开始她就一直养活和照顾着的弟弟。她离群索居,对任何人都敬而远之,也没有人看到过那条没名字的狗摇过尾巴。不论是卡特丽还是她的狗,都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

妈妈去世之后,卡特丽就接管了杂货店帮佣的工作,包括账目的结算。她非常精明。但在十月的时候,她却突然说要辞职。大家都觉得店主其实很想让她搬出去,只是不敢直接对她这么说。与姐姐不同,男孩马特兹并不让大家讨厌。他只有十五岁,比姐姐小整整十岁,他高大、强壮且非常单纯。他在村子里打零工,但大部分时间去里杰伯利兄弟的船坞帮忙,特别是当那里的工作还未因为严寒而暂停时。里杰伯利让他做一些琐碎且无关紧要的工作。

捕鱼不赚什么钱,很早以前人们就停止了瓦斯特比村的捕鱼活动。这个地区有三家正常经营的船坞,其中一家还会对船做日常的维护,当冬天来临时,就做复查检修。这家最好的造船厂就是里杰伯利兄弟开的。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7354.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