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等待提拉米苏》摘抄

2016-8-15   时久/文   来源:《等待提拉米苏》

《等待提拉米苏》摘抄·文章插图

二十二岁的唐楚已经第三次左小腿粉碎性骨折了,每次都是同一个位置。别的病人一个多月就能拆石膏,她得戴足两个月。医生说她如果再这么碎下去,保不齐哪天左腿就得比右腿短一截,变成小跛子。这事唐楚当然不敢告诉外婆,她骗外婆说暑假要实习不能回家,不然老人家肯定焦虑得睡不着觉。

她搬到爸爸给她买的公寓里,请了位护工阿姨照顾。这房子是她刚上大学时买的期房,今年三月才交付,上下两层一共一百平方米,还算宽敞;缺点是都快到六环了,方圆三千米只有楼下一家破破烂烂的成都小吃,连网上的外卖都不肯送过来,几乎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再加上护工阿姨家中突发急事请假,她只好每天吃这家店的外卖凑合。

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在电脑前应了一声“来了”,放下鼠标,拿过桌旁的拐杖拄着,向玄关挪去。

她走得很慢,门外的人等急了,开始啪啪地用力拍门。

在距离大门五米处,唐楚忽然警觉地站住。

成都小吃送外卖的小妹知道她腿受伤,敲门应声后会耐心等待;敲门也是用手指轻叩,从不这样粗暴地拍打。

她瞬间脑补了一则社会新闻的标题:“歹徒伪装送外卖入室抢劫,专挑单身独居女子下手”,或者“断腿女无人照料遭歹徒入室奸杀,邻居发现时尸体已经腐烂”。

她小心翼翼地扬起声音问:“谁呀?”

一个粗犷的大叔声音不耐烦地回答:“送外卖的!”

“什么外卖?”

“香菇炖鸡米线!少放点油,少放点盐,再少放点米线!是不是你叫的?开门!”

暗号对上了,她舒了口气,继续慢慢往门口挪。门外的男人却不拍了,隐约有杂声和话语传来,似乎是两个人在对话。她凑近了想细听,却不料咔嚓一声,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唐楚吓得拐杖差点都掉了,送外卖的大叔为什么会有她家防盗门的钥匙。

咔嗒,钥匙转过了一圈。离门还有四五米,断腿残障人士来不及冲过去把门反锁,只好背靠墙壁,抖抖索索地举起手中的拐杖。

铝合金拐杖能打死人不?

防盗门从外打开,门口站着两个人。

唐楚愣了一下,举起的拐杖停在半空中。

送外卖的大叔连声说:“哎呀你腿不好啊!别动别动!我给你送进去!快把拐杖放下抓好!”说着就冲进来扶她的拐杖。

唐楚盯着门口西装革履、拖行李箱的男人,沉下脸开口:“怎么是你?你哪儿来的钥匙?”

男人把防盗门钥匙拔下,食指钩住钥匙圈:“叔叔给我的。”

外卖大叔看了看她的脸色,又看看门外的人:“小两口吵架啦?”

唐楚黑着脸瞥他一眼,大叔没看见,转身把外卖盒子送到餐桌上,一边念叨:“真是的,姑娘腿伤成这样不能动,居然还去外地,把她一个人丢家里天天吃外卖没人照顾,是不是男人啊!”

男人站在门外,没吭一声。

大叔走回门口,男人侧身给他让路,被大叔狠狠瞪了一眼:“给钱!十五块!难道还要姑娘付账吗!”

他乖乖掏出钱包,递给大叔十五元:“麻烦您了。”

大叔拿了钱走了,剩下门内外两个人面面相觑干瞪眼。

对了,忘记介绍了,这位不速之客名叫高屾。

如果一定要问他和唐楚的关系,她会称他为:爸爸的女朋友的儿子。

倘若不是因为爸爸和高阿姨名下都有各自的公司,结婚有很多理不清的麻烦,他早已和她在一个户口本上了。

昨天爸爸给她打电话,感慨自己明年就五十了,和高阿姨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人终于决定把证领了坐实名分。正好下个月是他生日,爸爸打算和高阿姨一起做寿,顺便把家里的亲戚们请到一起聚聚,让她也回家参加寿宴。

下个月她腿上还打着石膏,当然没法回去,于是拒绝了,也没有解释原因。

爸爸肯定要伤心了。自从初三时妈妈去世,她就和外婆一起生活,爸爸和高阿姨在一起之后她更少回去,父女俩还不如普通亲戚来往热络。

结果今天高屾就找上门,这是来当说客的节奏?

谁要跟你兄妹一家亲,呵呵。

唐楚的拐杖横在玄关过道里,她看了一眼高屾的行李箱:“你不是在上海吗?来这儿干吗?”

“换工作了,跨城搬家,叔叔让我先在这儿落脚。”他很平静地回答,似乎对她的残疾造型并不惊讶。

“这是我……”

她本想说“这是我的房子谁同意你来住了”,转念一想,房本上写的是爸爸的名字,钥匙也是爸爸给的,他想让谁住就让谁住。爸爸对高屾视如己出,将来继承权归谁还不好说呢。不但爸爸要变成别人的爸爸,连仅有的小房子都要被抢走一半!

“你在哪儿上班?金融街?不嫌远?”

“不,在北四环。放心,我不会住很久的,安顿好了就搬走。”

城北是科技企业集中区,她想讽刺他一句“被银行炒鱿鱼啦”,但还是忍住没说,只问:“那干吗不住公司旁边的酒店?”

他看了她腿上的石膏一眼:“削减非必要开支。”

唐楚被他噎住了。

虽然长途跋涉风尘仆仆,他的外表却依然一丝不苟,还是那副……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装×范儿。

他一手扶着防盗门:“我们真的要站在门口讨论这些问题吗?能不能让我先进去?”

晚饭时间,楼道里飘来邻居家做饭的香气,是唐楚最喜欢的糖醋味儿,引得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叫。

邻居真讨厌,顿时什么气势都没了……

她想起餐桌上还有一盒米线外卖,收回拐杖往餐厅走:“楼下的房间和卫生间是我的,楼上归你。我的电脑在客厅里,客厅也归我。”

高屾关门进屋,玄关挂着的一串风铃打到了他的头。他弯腰绕过,观望了一下屋内格局:“厨房呢?”

“厨房我不用,随你便。”唐楚在餐桌前坐下,打开外卖盒。

成都小吃的米线还是老样子,整只没切的香菇,三两块鸡骨头架子,塑料口感的米线,放在嘴里嚼都嚼不烂,汤面飘着一层灰白色的浮油,看上去就像一碗刷锅水。

没办法,店里清淡点的,能给病号吃的食物就只有这个。手术后本来就元气不足,身体很虚弱,再加上每天吃这种食物,唐楚圆嘟嘟的肉脸都瘦出尖下巴来了。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6185.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