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摘抄

2016-8-14   无量渡口/文   来源:《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摘抄·文章插图

雨大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杨昭站在路口,看着来往的车辆。

她的手一直伸着,但是没有车停。杨昭浑身湿透,她把伞挡在脸前,也不管身上了。

好不容易来过两辆车,司机一问她要去华肯的方向,都摇头不干。

“那边桥下已经积水了,不好走。”

“现在哪能去那头。”

杨昭抱紧手臂。北方的九月已经很冷了,被雨淋着,再被大风一吹,杨昭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就在她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又有一辆车在她面前停下。

车窗摇下来,司机在看见她的一瞬间愣了一下。杨昭嘴唇冻得有些发紫,她问司机:“师傅,华肯金座,去吗?”

司机看着她,犹豫了一下,杨昭以为又是拒绝,谁知司机静了片刻后对她点点头,低声说道:“上车吧。”

杨昭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对司机说:“太好了,你等我一下!我有个东西要搬。”杨昭得拼命地大声说话才能让声音透过雷鸣和雨声传到对方的耳朵里。

杨昭也顾不得伞了,她抱着箱子来到车旁,将箱子塞到后座,然后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了车。

车窗摇上,门关好,总算隔绝了大雨。

杨昭浑身湿淋淋的,刚一坐下椅子就湿了。她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司机说:“对不起,我身上太湿了,等下我多给你一些车费吧。”

司机摇摇头:“不用。”他发动汽车,掉头往华肯金座开。

车开得很慢,不过一直很平稳,可能是怕蹚水灭火,司机开得很小心。

这个司机同之前的那个不同,他开车时一句闲聊的话也没有,除了雨声和雨刷器的声音,杨昭什么都听不见。

她头有些发沉,她觉得可能是刚刚冻到了。

恍惚间,她看到副驾驶前的出租车驾驶员信息牌,无意识地瞄了一眼。

一寸照片是所有人的噩梦,不过这个司机照得倒还不错。照片上的男人有一头干爽的短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端端正正。

杨昭向下看。

陈铭生车号:J4763。杨昭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她对这串数字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忽然间,她想起来了。

J4763——这不是前几天跟杨锦天打架的那个司机的车牌号吗?

杨昭坐直身子,余光里,司机专心地开着车,没有注意到她。

上一次在派出所里,陈铭生站在阴暗的角落中,自始至终杨昭也没有看清楚他的脸。杨昭不知道那人究竟是不是他。

可她依稀记得他的声音。在那个有些喧哗的派出所里,杨昭记得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平缓,他没有跟杨昭争吵。

想起刚刚他对她说上车,杨昭知道,那天站在角落中的,就是他。

他刚刚摇下车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是不是因为认出了她?

杨昭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人可以不拉她,但是他还是让她上车了。他什么都没说,就像不认识她一样。

或许……杨昭有些阴暗地想,他可能是怕她向他要钱呢。

杨昭思前想后,迷迷糊糊间车忽然剧烈地晃荡一下,然后停了。杨昭往外看了一眼,离华肯金座已经很近。不过这明显不是司机停的车,最不想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出租车在过一个水沟的时候熄火了。

在水中熄火的车是不能尝试点火的,杨昭对司机说:“咱们下去试着推一下吧,我对这很熟悉,这里并不算太深,应该能推出去。”

司机手握着方向盘,不知在想什么,杨昭又叫了他一声,他才反应过来。他对杨昭说:“离得很近了,你下车走过去吧。”

杨昭说:“没事,我可以帮你一起推。”

司机摇摇头:“不用,你走吧。”

杨昭心里有些不满,她觉得这个陈铭生很小气。不用就不用好了,杨昭从钱包里拿出钱,正好的零钱,放到陈铭生面前的车框里,然后一句话不说下了车。

雨依旧铺天盖地。

杨昭到后座取下快递箱,整个过程陈铭生坐在驾驶位上一动不动。

杨昭关上门,往公寓走。

一直走了很远了,杨昭转了个头,看见陈铭生依旧坐在车里没出来。

“莫名其妙……”杨昭嘀咕了一声,继而又打了个喷嚏,她加快脚步回到公寓。

快到公寓楼下的时候,杨昭的脚步放慢了。她对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能释怀,这个司机的行为举止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邪恶的人。

终于,杨昭将快递箱放到院口的保安室里,然后折返回去。

一路上,她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脚下不停,朝刚刚车熄火的地方走去。

已经过去快十分钟了,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将车推走。

杨昭拐过一个路口,她透过茫茫大雨,一眼便看到雨中的那道身影。

司机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他没有打伞,在车后推着车尾,想把车从水坑中弄出去。杨昭鬼使神差地走过去,那司机没有看到她。

杨昭觉得司机推车的姿势有些奇怪。常人在推车的时候,都是压低身体,把重心放低,然后使劲。他却是侧着身,完全用左边的身体来顶着车。

而且……

杨昭总觉得,这个司机的力气是不是有些小?

他推车的时候感觉很费力,总有种使不出劲的感觉。他不是瘦弱的类型,事实上杨昭觉得这人的身材相当结实。

过了一会儿,司机可能觉得推得有些费力,他来到车门边,想晃一晃方向盘。

就在他从车后走到车门的这短短两步路里,杨昭总算明白奇怪的地方在哪了。这个司机走路时,用右手拖着右胯,整条腿十分僵硬,走得相当吃力。

这个司机……杨昭挑了挑眉毛。

怪不得当时那张纸条是警察帮他递过来的。

杨昭走过去。

在距离十米左右的时候,陈铭生发现了杨昭。他在看见她的一瞬间,马上站在原地不动了。杨昭走到车尾,对他说:“来吧,一起推出去。”

陈铭生看着杨昭,倾盆大雨在他们之间淋着,两人的面目都看不太真切。

杨昭对他说:“你站着车不会自己出去。”

陈铭生低下头,他拖着腿,来到杨昭身边。

杨昭这时才发现,陈铭生的个子很高。

他们推着车尾,多了一个人,虽然是个女人,但是还是多了一份力量。车被顺利地推出水坑。

杨昭挽起湿透的裤腿,对陈铭生说:“要不要试一试能不能发动?”

陈铭生摇摇头,说:“发动机进水了,这车太旧,突然点火连杆可能会坏。”

杨昭只会开车,她对车的构造什么的一窍不通,她问陈铭生:“那怎么办?”

陈铭生说:“推到一边吧,再找修理厂的人来。”

“修理厂?”杨昭哼笑一声,“你开什么玩笑,你现在给修理厂的人打电话,他们能过来?什么修理厂这么敬业?”

杨昭一连串的发问让陈铭生沉默了,杨昭忽然也不说话了,大雨中,两个人就这么干淋着。过了一会儿,陈铭生先开口了:“你走吧,剩下的我来处理。”

杨昭说:“这周围是开发区,没有落脚的地方,你要怎么处理?”

陈铭生抬眼看了她一眼,刚刚那句话明显是让她离开。这个女人不傻,为什么装作听不懂?

杨昭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刚擦完,马上又湿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她对陈铭生说:“我家就在附近,你把车停在旁边,在我那避避雨吧。”

陈铭生整个夜晚表情第一次有些变化,他好像没听清楚杨昭的话,杨昭对他又说了一遍。陈铭生低下头,拒绝道:“谢谢,不用了。”

杨昭说:“我都没怕,你怕什么?”

这种激将法很幼稚,但是对男人来说格外有效。

陈铭生皱了皱眉,说:“跟那无关,你先走吧。”

杨昭说:“还是你记着仇呢?”

陈铭生抬眼,看见杨昭在大雨里看着他。陈铭生明白杨昭也认出了他,他低下头,低声说:“跟那也无关,钱我正在准备,很快会给你。”

杨昭说:“我不是在跟你要钱。”

陈铭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拖着腿打开车门,要进去坐着。他刚开了门费力地坐下,门便被杨昭拿手扒着,杨昭低头看着他,说:“你拒绝?”

陈铭生没有看她,“我自己能解决。”

从杨昭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陈铭生的头顶。他的头发因为雨淋的原因,湿淋淋地黏在一起,陈铭生的头发属于又短又硬的那种,就算是湿透了也是根根立起。杨昭看了一会儿,忽然冷笑一声,说:“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陈铭生没有说话。

杨昭淡淡地说:“你找了多少层关系拿到了这个出租车的驾驶证?”

她说完这话,明显感到陈铭生的身子顿住了。杨昭的头有些沉,但是她思路依旧清晰。

“我不记得,中国有法律允许残疾人开出租。我看派出所的警察们跟你的关系不错的样子,是不是造假的时候他们也出力了?你做了什么,送礼?行贿?你说如果我举报上去的话,会怎么罚你们?”

陈铭生的手按在自己的右腿上,他手抓着外裤,几乎握成了拳。杨昭歪着头看着里面,陈铭生回过头,杨昭看见他的眼眸很黑,不知是不是雨水造成的错觉,她觉得那双眼黑得发亮。

陈铭生的声音明显带着忍耐的怒意。

“你到底想怎么样?”

杨昭回过神,淡淡地说:“我说了,将车停到一边,你到我家避雨。你不按我说的做,那咱们就走着瞧。”

陈铭生终于还是妥协了。 雨大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杨昭站在路口,看着来往的车辆。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6177.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