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花颜巧女》摘抄

2016-8-14   冷亦蓝/文   来源:《花颜巧女》

《花颜巧女》摘抄·文章插图

兰谷幽面前站立着一个丑少年。

丑男抬头,目光茫然地看着她头顶的一行大字:极品牙婆谁最强,东曦繁京找兰娘!

他带着仰慕的神情端详着这条广告语。

她看到对方露出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的表情,感觉额头有点汗津津的。

下一刻,丑男眼中迸发出精光,当时就拜倒在地高呼一声:“娘,救救我,娘!”

她急忙伸手搀扶:“客官!在娘前面务必加个‘兰’字!”

她可受不起!如果她兰谷幽生了个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儿子,她一定会羞愧得一头撞梅菜扣肉自尽不可的!

其实,说他丑其实是有点违心的,因为面前这人长得样子,不能用“丑”这么宽泛敷衍不负责任的词来形容,换个更贴切的词吧,应该叫作惊悚。

而此人的父母似乎也从小看大,给他取名“阿丑”虽然缺少诚意和独具的匠心,却也是简单粗暴的准确概括。再丑的人她都见过,但生得如此鬼斧神工、曲径通幽又别有洞天的人,她还真是头一次得见。

当然,在面上兰谷幽绝不能表露半分,毕竟她是这繁京城里数一数二的牙婆,这一手从改造到包卖的一条龙服务无人可及,在客人面前,她永远要微笑面对,永远保持她独一无二的专业水准,因为她可是这天下第一的牙婆呢。

“公子这相貌有何苦恼的?”兰谷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瞎话,“不过美玉微瑕而已,在下只需顺水推舟略加修饰,便可让你如虎添翼,啊不,锦上添花。”

“真的?”阿丑一大一小两只相差甚远的眼睛顿时大放光彩,“那我就可以赢得相府二小姐的芳心了吗?”

赢你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脸上却做起高深的表情来。

“公子须知,皮囊之美不过朝夕,在下即便能让心上人为你一时惊艳,却不能保证她对你爱意深久。说穿了,美貌是那锦上的花,而非雪中的炭。这削骨剜肉的痛,未必能令你得到你心中所想。”

说到这里,兰谷幽的表情已经是严肃得不能再严肃了:“你可想好了?”

阿丑愣了一愣,大小眼迷茫了片刻,不假思索地取出一袋子银两:“定了!照‘寒玉公子’的样子来!”

她一口老血闷在胸口险些没晕过去,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滚!他是我未婚夫!”

竟然一耙子打到自家田地里来了!把面前这位爷改成寒玉公子的样子,无异于将脏乱差的棚户区改造成美轮美奂的皇宫,其难度之高,已经超越正容的范畴了,那不是正容,是脱胎换骨修仙回炉再造!

寒玉公子……一提起这个称呼兰谷幽心里就有气,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把他藏在这雕云阁暗无天日的深处里不让任何人看见。

神思恍惚不过一瞬,她自觉失态,忙在对方坑洼不平的脸上揉了揉,柔声道:“我只是个牙婆,又不是神仙。”

阿丑好像被打傻了,大小眼里再次浮现出迷茫得类似梦游的表情,其实也不是她打的关系,这人生得丑,脑子也十分不灵光。

也是,这世上许多事都是云泥之别,这世上有人就是深得造物主的宠爱,不仅相貌绝美,却又令人生气地头脑灵光,也有人好像是被上苍抛弃的棋子,又丑又傻。

不过这丑男笨虽笨,却有一股子毅力和吃苦的韧性,兰谷幽为他三次操刀,一月之后,洁白纱布褪去,一张令人怦然心动的脸孔便映入眼帘。

她为他开了眼角,削了骨,垫了鼻梁,重塑了嘴唇,又用蛊虫噬尽他脸上死皮,让那肌肤看起来光洁美好,整个人焕然一新。

第一步已然达成。第二步就是为客人介绍个好买家,在这东曦国里,女子可以为帝,女子可以做官,女子承担养家糊口的重负,但这东曦国又不仅仅是女子为尊的国度,男子若有才智亦可为官做工,但大多还是要寻一位妻子托付终身。东曦国是一夫一妻制,但家境优渥的女子除一位主夫外,可聘多位副夫,但登记在官的主夫,只能有一个。

这位刚刚变成美男的男子,家境贫寒,无法配得上已经在朝为官的相府二小姐,只能让这繁京赫赫有名的牙婆兰谷幽用自己结交权贵的人脉,来助他一臂之力。

只是这落花虽然有意,那流水未必有情。即便八面玲珑如兰谷幽,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她起初以为这桩买卖恐怕要经历波折,但却出乎意料地顺利,相府二小姐在相亲之后悄声对兰谷幽说道:“阿丑的下巴与寒玉公子有九分相似,甚得我心。”

不愧是寒玉公子的忠实粉丝,为了一个九分熟的下巴就买下一个男人!

不过蠢笨的阿丑对此并非完全不知,他当然知道心上人对她的偶像狂热到何等地步,也正是借着这点余温,他才能放手一搏,得偿心愿。当兰谷幽转述二小姐心意之后,她看见他转过头,悄悄地拭去了眼角的泪。

他为心上人甘愿忍受这剜肉削骨之痛,而为了保持这幅容貌,还必须要吞下蛊虫,以自身精血饲之,每百日都要忍受一次剜心的苦楚,这种卑微却热切的爱意,他那心上人,却不知道。

这样飞蛾扑火的感情和自己,还真是有点像呢。她这样想着。

当晚,兰谷幽出现在繁京不夜街的妙音坊。妙音坊建在繁京最繁华的烟柳巷中,是东曦最华贵的歌坊,歌坊内有数不尽的美男子,他们色艺双绝,他们妙音倾世,他们颠倒众生,令无数权贵女子心折不已。

歌坊美轮美奂如同皇宫,纸醉金迷令人忘却一切烦忧,靡靡之音传入耳中,绝色璧人触手可及,纵然你定力极强,也难免不为这云烟暂且蒙蔽,生出一丝旖旎的恍惚来。

只除了她。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6175.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