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因为爱情》摘抄

2016-8-14   梅子黄时雨/文   来源:《因为爱情》

《因为爱情》摘抄·文章插图

任以贞没法子,只好去求楼远乔。

第一次,她根本没能够接近他。楼远乔平日随身有一名助理一名保镖,随时帮他处理特殊状况。她就被拦在了安全线外,眼睁睁看着楼远乔上车离去。

第二次,她不顾他助理的拦阻,请他高抬贵手放过父亲。但楼远乔目不斜视,冷冷地转身而去。

第三次,君远酒店的大门口。楼远乔大约不胜其扰,他双手抱胸,耐着性子对她说了这么几句话:“你倒是个有耐心的人,可惜你父亲的事情,没有半点商量余地。”

任以贞:“请楼先生高抬贵手,不要告我父亲。那些钱,我们一定还。”

楼远乔嗤声冷笑:“还?要是能还的话,这件事情早遮掩过去了,公司也发现不了。”

任以贞:“楼先生,可不可以让我们分期还?”

楼远乔:“听说你也在财务部。不要再来找我了,否则你的工作也会没有。”他抛下这句话而去,留下任以贞不知所措地留在原地。

求情不成,还搭上了工作。

第四次,是深夜。任以贞在车库等到了他。楼远乔那天心情不好,面沉似水,极不耐烦:“你到底有完没完了。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

任以贞:“楼先生,我知道是我爸爸的错,我这样求你是有些过分,很令你为难。但为人子女的,没一个是不爱父母的。自己父亲出事,总是希望能为父亲做点事情。请你体谅我的心情。

“楼先生,我爸爸他只是一时昏头了。他生了重病,熬不过一年半载了。他担心他走后,我一个人无依无靠,所以想给我买个小房子,想要我在这个城市有个属于自己的窝,所以他才会偷偷地挪了钱去借给别人赚些小钱的。

“楼先生,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是我父亲罪不可恕,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是我明天还是会继续来的。”

那一次,楼远乔默默地注视着任以贞离去的纤弱背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所说的话触动了他,他一时竟对她涌起了淡淡的说不出的幽微感觉。

她应该只比绿乔大三四岁吧?!若是换了是自己的妹子——绿乔这样子卑躬屈膝、低声下气地求人——

那一刻的楼远乔有一点点的心软。

第五次,是个瓢泼大雨天。任以贞撑了把透明的伞,瑟瑟地在风雨中等他。

楼远乔的车子一出车库便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浑身湿透了,长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

楼远乔沉吟数秒,让司机停车。他按下了车窗。

任以贞惊喜上前:“楼先生。”

她连声音都是发颤的。楼远乔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伸手打开了车门:“上车。”

任以贞一怔,隔着雨帘与他四目相望。楼远乔面无表情地再度重复了一遍:“上车。”

任以贞收了伞,坐上了车。欧式的顶级豪车,空间宽敞。可四周都充满着楼远乔的男性气息,且他离她不过几十厘米,无论她抬头抑或是低首,都无法逃避他强烈的存在。

楼远乔:“你住哪里?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任以贞:“楼先生,我不用你送。我只求你高抬贵手,饶过我父亲这一次。他真的得了绝症,这是他的化验单。医生说他活不了多久了……”她从包里翻出了化验单,双手递给了他。

“楼先生,请你不要告他了。钱我一定会还的。这是我写给你的欠条,你给我个账号,我每个月会分期打进去的。楼先生,我保证我一定会做到。我一定会还清这笔款子的。”

任以贞眼圈发红,但她强忍着不让眼里的泪掉落下来,十分的楚楚可怜。楼远乔别过头,移开视线:“我考虑一下。”

任以贞欣喜道:“谢谢楼先生,谢谢楼先生。”

第六次,是楼远乔打电话让任以贞去他办公室的。任以贞忐忑不安地敲门而入。

楼远乔坐在简洁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办公,抬头见了她,只说:“等我一分钟。”他埋头于文件中。阳光从他身后的落地玻璃窗探进来,将他整个人披上了一层淡淡金光。

楼远乔很快处理好文件,抬头道:“坐。”

任以贞在他办公桌前入座。她正等待着他要告知的结果。

“任小姐,我答应你们分期付款的要求。还有,我也决定不告你们。”整个楼氏集团为楼家所有,并不是上市公司,所以楼远乔答应之事,便是公司之决定。

任以贞欣喜若狂,迭声道谢:“楼先生,谢谢你,你真是个大好人。”

楼远乔不由得一怔。平日里看着那么温润浅静的一个人,笑的时候竟然甜美如斯。

那个时候的任以贞并不知道,日后的她会与楼远乔有那么多的纠缠。而楼远乔亦是始料未及。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6174.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