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盛世江山之浴火成凰》摘抄

2016-7-26   真爱未凉/文   来源:《盛世江山之浴火成凰》

《盛世江山之浴火成凰》摘抄·文章插图

假山后,安宁也是僵住了,自己在他的心中便那般好吗?方才所有的担心顿时全数消失,脸上浮出一抹笑容,她没有再去看婉贵妃一眼。靠在假山上,安宁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等到再次回过神来,婉贵妃却已经出了忆阳轩。

苍翟看着手中的酒,大步朝着玲珑宫走去。

安宁并没有叫住苍翟,而是小心翼翼地紧随其后,看清他所去的方向。等到苍翟进了玲珑宫,安宁在外徘徊了片刻,也走了进去。

“你去哪儿了?”苍翟在里面没有找到安宁,正要出去寻,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安宁回来,心中一喜,立即迎了上来。

安宁想到方才苍翟的那番话,迎上他宠溺的视线,脸顿时涨红,幸亏是在黑夜中,看不太明显,但脸上的热度只有她自己知晓。她低着头,柔声开口:“出去走了走。”

几乎是自然而然的,见苍翟伸手过来,安宁将手放入了他的大掌中,二人正要到石桌前坐下,手还未分开,便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你们在干什么?”明显的捉奸在床的愤怒。

二人一惊,回头看向来人,那不是海飒又是谁?

海飒目光紧锁着二人交握的手,他们竟然手拉着手,这成何体统?

安宁留意到海飒的视线,惊觉自己此刻是二公子的打扮,忙抽出在苍翟大掌中的手,脸色有那么一些尴尬,却很快地镇定下来,索性不去理会海飒的质问,转眼对上苍翟的目光:“宸王殿下这边请坐。”

恭敬有礼,态度谦和,没了方才的亲密,倒像是朋友一般,苍翟一眼便知道安宁的意思,微微倾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二公子也请。”

二人各自在石凳上落了座,苍翟立即吩咐宫女拿来两个酒杯,替二人倒着酒,似乎都没有去理会海飒的意思。

海飒蓝眸微眯着,带着几分危险的意味,虽然二人此刻多了几分疏离,但方才那交握着的手,却好似印在了他的脑中。今天在大殿中,他就察觉到苍翟对二公子不太一般,所以他才一直跟随着二公子,防着宸王殿下,可方才他不过是去了一趟尚衣局的工夫,就让他钻了空子。

此刻,海飒是怎么看苍翟怎么不顺眼,二人竟还将他当成透明人,更加激怒了这个叱咤海国的船王。

深吸了一口气,暂时压下心中的愤怒,他对宫女吩咐道:“再拿一个杯子来。”

宫女忙领命下去,很快送上一个杯子,安宁和苍翟看在眼里,却也不多说,等到海飒坐在了安宁身旁,安宁倒酒之时,也没有忘记替他满上。安宁的举动,稍稍抚平了他方才的不悦。

“海飒公子手中拿的是什么?”仰头喝下一口酒,苍翟沉声问道。他是看出来了,宁儿是彻底地掌握了海飒,海飒在宁儿面前,哪还有船王的威仪?宁儿这般美好,海飒喜欢她,也是情理之中。

苍翟的话一问出口,正喝着酒的安宁目光触及到那包裹,不由得皱了皱眉。

海飒好看的眉峰挑了挑,那蓝眸看了一眼安宁,更加宝贝手中的东西:“嘿嘿,这可是了不得的东西。”

“哦?如何了不得?”苍翟察觉了几分异常。

可是海飒这一次却没有立即搭腔,满眼防备地看了苍翟一眼,轻哼了声,明显就是不愿告诉他。

苍翟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没再多问,三人继续喝着酒。海飒似突然想到什么,目光在苍翟和二公子身上游移了一阵,终于开口:“这京城都在传宸王殿下爱极了安平侯府二小姐,可是真的?”

苍翟和安宁都没有想到海飒会有如此一问,神色微怔。安宁看了苍翟一眼,苍翟眼中的笑意与柔情越发地浓郁:“自然是真的,本王对宁儿的真心日月可表,天地可鉴。”

安宁想到方才自己在假山后无意听到的话,此刻又听他如此表白,心跳怦怦地快了不知多少,只觉脸上火辣辣地烧着,不知道是酒意,还是其他。她埋着头,似是掩饰着自己此刻的状况。

“哼,那你方才拉着二公子是什么意思?说一套做一套,你就不怕你那娇滴滴的美人儿吃醋吗?”海飒看不见安宁的脸,自然而然地将她的反应当成了生气,心中冷哼了声,苍翟啊苍翟,我就当着二公子的面,揭穿你又如何?

心中自得满满,随即听到苍翟的回答再次响起:“她不会吃醋,况且,我和二公子的关系就如我和宁儿的关系一样,宁儿和二公子都是知晓对方的。”

苍翟的眸子多了几分似笑非笑的深意,海飒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啪的一下,他重重地将酒杯砸在地上。苍翟竟说出这样的话,他怎能不怒?不过,他却看向低垂着头的二公子:“主子,你听见了吧!他爱安平侯府的二小姐,竟还如此对你,还说你们都知晓对方,实在是不可饶恕,你可要看清他的真面目啊!”

安宁微微皱眉,抬眼对上苍翟的双眸,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看清他的真面目?她似乎已经看清了呢!她看清了,苍翟对自己的感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深!

海飒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这个举动是多么的失算,要是他知晓二公子便是宁儿,而自己方才的一番不怀好意的引导,却正好让苍翟当着安宁的面,一番深情表白,不知道会不会悔恨得一头撞死?

不过,此刻他倒是满心想着在苍翟和二公子之间搞分裂,抓住这次机会,他怎么能轻易地放过?海飒蓝眸紧锁着二公子,等待着他的表态,见他许久不语,终于是捺不住性子,催促道:“主子,你怎么说?”

苍翟也一眨不眨地看着安宁,黑眸之中满是温柔,他也在等待着安宁的回答。

感受到这二人的视线,安宁知晓,在这两个男人面前,要蒙混过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敛了敛眉,淡淡地开口:“二小姐能得宸王殿下如此青睐,是她的福分。”

想起前世,又忆起方才在忆阳轩中,偷听到他说的话,若是前世有这么一个真挚且果决的男子这般对她,她也就不会有被姐姐背叛、被夫君相负的经历了,论手段、心思以及长相,无论是哪一个方面,婉贵妃都要比安茹嫣强上太多。饶是面对婉贵妃,他依旧那般冰冷果决地拒绝,浇灭她的希望,更何况是面对别的女子呢?

安宁的回答,让苍翟心中微动,眸中的深情浓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若不是海飒在场,他定会激动地将宁儿揽入怀。

宁儿的意思是告诉他,他的感情并不是单方面的,以往,宁儿只是不曾拒绝他的示好与疼爱,但却从来未曾表示过她的心意,“福分”二字,虽然隐晦,却足以表明她的心意,她的心中也是有他的啊!这怎能不叫苍翟兴奋?

手紧紧地握成拳,克制着心中的激动,饶是内敛镇定如苍翟,此刻的神色也有了些许异常,要不是现在是夜晚,旁人定能发现苍翟的脸已经激动得涨红,不过借着黑夜的掩饰,便是海飒也没有发现丝毫端倪。

“若是二小姐肯托付终身,生生世世,苍翟必当永不相负。”苍翟坚定地开口,视线一瞬也没有从安宁的身上移开。

安宁神色如常,但眸中却有了些微变化。生生世世,永不相负?

“宸王的真心,二小姐必当感受得到,若宸王殿下有朝一日能够抱得美人归,还请记住今日的承诺。”安宁举起手中的酒杯,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对上苍翟的视线,心情依旧没有平静,但此刻,却多了一丝安心,苍翟坚定的目光让她感到安心!

“定会有这一天的,苍翟必不忘此誓。”苍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仰头喝下杯中的酒。

海飒看着二人如此这般,竟有些摸不着头脑,探寻的目光在二人的身上游移,此二人脸上皆是带着笑意,思及方才苍翟的话,若是二公子对苍翟有意,那此刻不该这般大度才对。或者,二公子对苍翟本就无意,这个猜测让海飒心情好了些许,冷哼一声:“宸王殿下,我奉劝你一句,既然心系那安平侯府二小姐,那么就一心一意地对她,别的人,你还是休要觊觎,不然到时候偷鸡不着蚀把米。”

苍翟呵呵地笑道:“谢海飒公子提醒,苍翟定会谨记在心。”说着,目光扫向安宁,二人视线交会,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似想到什么,苍翟眸光微转,端着酒杯,敬向海飒,“海飒公子,苍翟在此敬你一杯,希望有一日,海飒公子能成全我与二小姐的心意。”

海飒皱眉,不知为何,他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却说不出奇怪在何处,正在他要细细探寻之时,苍翟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喝!”苍翟察觉到异样,立即大声打断海飒的思绪。

苍翟这一声大喝,让海飒皱眉,见苍翟如此爽快地喝下这一杯酒,自己若是怠慢了,便是他的不是了。挥开脑中的思绪,海飒冷冷地轻哼了一声:“你与二小姐关我何事?我海飒还要祝你们白头偕老呢!”

听到白头偕老二字,安宁脸色红了红,苍翟却哈哈地大笑出声:“借海飒公子吉言,来,咱们继续喝,不醉不归。”

方才还相互敌视着的二人碰了碰杯,此刻倒是心平气和了起来,安宁静静地坐在一旁,嘴角淡淡地笑着,任凭谁也看不清她心底的思绪。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977.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