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突然就开始想你了》摘抄

2016-7-18   侯拥华/文   来源:《突然就开始想你了》

《突然就开始想你了》摘抄·文章插图

玫瑰是一个小镇。玫瑰是一位姑娘。

小镇四季如春,繁花似锦。玫瑰生机盎然,娇艳欲滴。小镇有一处庄园,花团锦簇,美不胜收,可偌大的庄园里却只种植一种花——玫瑰。美丽的玫瑰花布满庄园每个角落,白的、红的、黄的、黑的、紫的,或含苞待放,或怒放芬芳,姹紫嫣红花了人的眼。一阵清风拂过庄园,小镇便沉醉在四散弥漫的淡淡花香之中。其实玫瑰出生之前,小镇还没有玫瑰,玫瑰出生那年小镇才开始种植,从此,小镇便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玫瑰小镇。她的父母在她出生时,便也给她起了这个好听又浪漫的名字。

长大后的玫瑰,在庄园里做了一名花匠。玫瑰有着一双灵巧的手和一颗玫瑰般的心。

玫瑰一袭红衣,轻挽云袖,露出一截白藕似的手臂,用一双绣花的玉手分开花枝,再踮起脚尖,轻轻巧巧地就钻进了花丛中。然后,化作一只蝴蝶,在微风拂面、香气四溢的花圃里,时而驻足,时而起舞。

“玫瑰玫瑰!玫瑰玫瑰!”忽听有人亮了嗓门儿脆生生地喊,她便直了腰扭回头看,然后粉了腮,红了脸,低了头,让一头如瀑的黑发遮住了脸。那一双亮亮的眼睛却没闭上,透过发丝缝隙的亮光偷偷地望。接着,便是静静地、久久地伫立,无声无息地让自己化作花海里一朵普通的红玫瑰。

当然不是叫她的,是一位客人嚷着装货,远远的,便能听到他们的熙攘声。人群中最惹人眼的是一个白衣少年,站在花圃外指手画脚,几个工人模样的汉子便围着他团团地转。微风扬起他的碎发,鼓动着他的衣袂翩翩起舞,像极了一面迎风飞舞的旗帜。倏然间,她的心就醉了。

之后便是昼夜无眠的期盼与长长的等待。仿佛是要等一个世纪他才来——等他来时,再朗声唤:“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果然不久他又来了,依然是一袭白衣,周围依然有几个随从,依然站在花圃外指手画脚用清脆的嗓音喊:“玫瑰玫瑰,玫瑰玫瑰。”那时,太阳初起,晨雾还未完全散去,玫瑰正弯腰站在花圃里忙碌,白皙的手背上沾满了晶莹剔透的花露,潮红的脸,湿湿的,挂着一层毛茸茸的汗水。

听到他的叫声,她心尖一颤,竟然应了一声。

“我在。”

我在——是呀,就是我在!还能怎样应答呢?这便是她心底里最美的声音了。

只是她的声音太低了,太弱了,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但她却真切地看到少年朝她望了一眼,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冲她痴痴地笑,仿佛是找寻了她很久方才找到。那笑像一枚落入水潭的石子,只听“啪嗒”一声,便荡起了无边的涟漪。

自此玫瑰开始魂不守舍,而少年却从此销声匿迹。

“玫瑰玫瑰!”依然有人在叫。她听了先是一喜,然后扭回头看,接着,眼神里的光彩一点一点黯淡下来。是父母亲亲的叫,是哥哥暖暖的叫,亦或是老板不满斥责的叫。

一年后,玫瑰辞去了庄园里的工作,还从老板娘手里要了少年的地址。再不走,那颗心,就会完完全全地凋谢了。

经过长途奔波舟车劳顿,玫瑰终于在一座城市的花店里见到了他,依然是一袭白衣,依然有着翩翩起舞的风度,只是瘦了。

当玫瑰一袭红衣亭亭玉立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吃了一惊,腾地红了双颊。

“你不记得了?我是玫瑰呀!你叫过我的名字呢!”她轻启朱唇,笑盈盈地望着他说。

少年看着她,露出一副似曾相识的样子,但最终摇了摇头,仿佛在说:“当然不记得了。我们真的认识吗?”

泪水终于止不住流了出来。

冲出小店的时候,玫瑰满耳朵听到的都是叫她的叫喊声。

“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可她没有回头。

然后她看到一张张灿若玫瑰的脸和红男绿女们匆匆掠过的身影。

那天,她是一路逃回去的,路上,她还用棉花塞住了耳朵。

“原来——你找的是他呀,他是一个哑巴呀!”那天傍晚回到玫瑰小镇的她,又到庄园里找活干,老板娘轻撇着嘴,鄙视着,用略带嘲讽的口吻对她说。

“怎么好好的就哑了?”

“车祸撞的呗!”

老板娘说完后不再理她,扭着腰身忙去了,留她一人在痴痴地想,痴痴地发呆。

恍然若失的玫瑰竟然忘了,那天是2月14日,一年一度的情人节。满大街都是卖花的少男少女,满大街都是娇滴滴、甜丝丝、黏糊糊的叫卖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855.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