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摘抄

2016-7-18   尼采/文   来源:《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

《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摘抄·文章插图

愿你成为最好的女子

尼采/文

女人应该在自己独立的基础上去开导男人,以此让他们看穿“女人的本来面目”,这是一种进步,却也是欧洲最广泛化最低劣的进步。因为,必须要把那些白痴的女人科学和自我剖析的图谋,统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由于害羞的原因,女人可以编织很多借口;在女人身上,便是不切实际、浅薄无知、平庸俗气、琐屑骄矜、放肆无礼、轻浮的特征,人们研究最多的只是女人和儿童之间的关系。截至目前,究其根本,女人是因为害怕男人,导致被赶回家门,更被套上干活的笼头。命真苦!假如女人有胆子将“身上的永恒无聊”表露出来;假如女人将自己的智慧和技巧,即妩媚、游乐、宽心、快乐、轻浮等荒废;如果女人毫

无原则地把自己对惬意欲望的伶俐雅致置之不理,如今,女人们扯开了嗓门,在神圣的阿里斯托芬那里恐吓于人!这让医生觉得她们是病态的人。但就算这样,女人不就是想从男人那里得到些东西。不过女人就要为此研究科学,成为科学界的人了,这难道不是以最恶劣的审美角度为出发点的吗?庆幸的是,对于男人的东西、本事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从而,人们便“不用对别人说了”。

最后,人们就能够对所有女人任意谈论“女人”的任何东西了,并且还保有一种善意的怀疑,女人应不应该解释自身呢?答案是肯定的……要是一个女人并没有为此对自己精心装扮,显而易见,我认为,女人永远有打扮自己的本能,不是吗?那么,这么说,女人就是想激起对自己的恐惧,没准女人就是要成为主宰,从而达到自己的统治目的。但是,真理并不是女人的目标,他们之间毫无瓜葛!一开始,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会使女人感到比真理更加陌生、更矛盾、更敌意重重,而女人最伟大的技艺是欺骗,最大的本事则是肉体和美貌。

我们必须得承认,男人们:我们对这种技艺和拥有这种本事的女人十分敬重和喜爱,因为,我们就是为女人而感到困惑的男人,我们喜欢与轻松相伴,所以,我们这种困惑和深沉好像是一种白痴行径。最后,我想问一个问题:会不会有一天,女人自动认识到自己脑中本有深沉以及心中自有正义?大致说来,“截至目前,女人最多只是自取其辱,但是她们又根本承认,这难道不是事实吗?”男人的想法是,女人不要因为启蒙而不断地丢脸,这与照顾男人和关怀女人是一样的。当教会颁布命令时,女人在教会事务中一定要保持沉默!拿破仑曾经心悦诚服地向斯塔尔夫人说:女人应该在政治事务中保持沉默,这大概是为了更好地利

用女人,我认为,作为正派女人的朋友,今天拿破仑要向女人高呼:和自己有关的事女人都该保持沉默!

软弱的种属,除了在我们这个时代,大概不会再有受到男人的礼遇的其他时代,这是民主主义嗜好和审美的特征之一,就像对老人的不恭敬。可是这种礼遇马上被滥用到各个领域,这有什么可诧异的呢?人们要让自己越来越丰富,越丰富越好,同时人们还在学习如何提出要求,但是最终,人们发现这种礼遇的关键之处好像发生了病变。于是,人们宁愿选择为了权利而厮杀,因为,这本来就是斗争。够了!女人已经完全把羞耻之心置之度外。要是我们迅速靠向女人,那么女人的审美也会消失殆尽。虽然女人已经忘记了对男人的恐惧,但是,这种“忘记恐惧的”女人,她最能体现女性特征的本能也随之同归于尽。如果说,男人不在自我评价中变成熟,那么女人就会大胆地出来闹事。

确实如此,这理解起来也不难;但是这样一来,让人难以理解的却是女人在蜕变。到了现在,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但是我们千万不要上当!所有被工业精神战胜了的地方——军事和贵族精神已经一败涂地,为了成为工人,女人此刻正在所需的经济和法律上的独立奋斗着;因为作为工人的女人,必须站在逐渐形成的现代社会的入口。所以,如果女人霸占了新的权力,争取成为它的“主人”,并且在她们的旗帜上写下女人和进步,这便以令人瞠目结舌的明确性实现了倒行逆施,这是因为,女人杀回来了。自法国大革命以来,随着女人们在权力和要求上的与日俱增,女人对欧洲的影响力逐渐渺小了。但是“女性解放”,由于它是女人自身——不只是由于男性的愚蠢——所需要和支持的,所以在女性本能日益增加的弱化和钝化过程中,它就成了最能体现这种变化的奇特象征。在这场解放运动中,它也表示了“愚蠢”,而且还是一种类似于阳性的愚蠢。

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并且聪明的女人,应该一点儿也不会为此羞愧。人们有种最基本的在土地上能够稳操胜券的嗅觉,这种女人已经丧失了;对原生技艺的练习也逐渐松懈;人们还不许她们走在男人的前面,甚至希望她们可以“进入书里”。在那里,人们可以使自己进入到一种有修养、优雅、狡狯、恭敬、屈从的氛围;男人有一种信仰,即在女人面前表现成隐蔽,本质与理想不符,这应以无耻的道德加以抑制;对某种具有永恒性和必然性的女性,也会加以信仰;女人可以一字一句、没完没了地劝说男人,但男人对待女人,却应该像对待温柔驯服、野性桀骜、好玩有趣的宠物似的,拥有她、照顾她、关怀她、珍爱她;动作笨拙

缓慢地,怒气冲冲地,搜集努力制度和农奴制度。到目前为止,这是女人在社会制度中天生的并现实拥有的东西,不过好像奴隶社会中就有两种反证,没有成为一种高级文化的条件,也没有成为其提高的条件。

如果说这不是女性本能的破裂,也不是女性化,那么这一切作何解释?当然,男人这种有学问的笨驴,大多拥有十分荒唐、败坏的女性友人,他们劝告女人,你们这么非女性化,什么行为愚蠢就去模仿什么吧。另一方面,欧洲的“男人”,欧洲的“男人味”都得了这种病——他们想要把女人拖过去接受“普及教育”,或是直接拖过去读报纸,让他们成为政治化的女人。人们从女人中搜索着,希望能出现自由主义者和文化人:好像不会有女人对既深邃又不信神的男人抱有虔诚之心,大概它并非某种完全的叛逆者或者可笑的东西。人们常常用最病态、最危险的音乐,败坏自己的神经——是我们德意志最新式的音乐,并使这种音乐每天都为其最初以及最后的职业所生出的孩子疯狂地不堪重负;人们甚至希望有更多的“练习”,并且正如人们所说,利用文化把“软弱的种属”强化,历史好像正在被一群急于教导别人的人修习和弱化,也就是意志力的弱化、分解和生病,这些往往都是互相依附的。

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那些女性,当然,拿破仑的母亲也在此列,她们最该感谢这种意志力,而不是教师!使她们真正拥有了权力,以及凌驾于男人之上的优势。在女人身上注入的那些尊敬,以及大量的令人恐惧的东西,就是女人的天性,比男人的更加“自然”的天性。女人具有随机应变的特长,这种特长纯粹、凶狠、狡猾、阴险,而且她们手套下面竟然还隐藏着猛兽般的利爪;女人的天真都是自私的,不仅不该去教育,而且还捉摸不定,内在的狂野、欲望、美德、淫荡……在这种无比恐惧的状态下,面对这种美丽而阴险的“女人”所产生的同情,已经明确地把女人视为某种弱小的动物,从而展现出不能缺爱、不能受苦、娇滴滴,但是这种同情注定是令人失望的。

到现在,男人们仍然以恐惧和同情对待女人,总是毫无理智地一脚踏进让人痛彻心肺的悲剧中,因为他们认为悲剧可以使人兴奋。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一来,女人应该是走到尽头了啊?难道是女人的非魔术化在奏效?女人那种无聊化暴露出来了,对不对?啊,欧洲,欧洲啊!人们对这种长着角的动物并不陌生,因为对你而言,它充满了吸引力。但你没有意识到长久以来它带给你的危险!对于那则古老的寓言来说,或许有一天真的会成为“史实”。到时候,没准会有种又大又乱的愚蠢降临到你的头上,然后把你砸进土里!在愚蠢之下,上帝定不藏身于此!这里不存在上帝,只存在一种“观念”,而且是一种现代的观念!……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853.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