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遥不可及的你》摘抄

2016-7-4   姜辜/文   来源:《遥不可及的你》

《遥不可及的你》摘抄·文章插图

等红色的数字落到3的时候,电梯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狭小而封闭的空间里很安静,何昭森听着于童的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忽然想起,其实她以前是很怕电梯这种升降设备的。

怕到什么程度,就是能爬楼梯绝对不坐电梯,不过也还好,毕竟在那几年里全城zui高的楼也不过六层,但有一次市图书馆的楼梯正在换新瓷砖,于童又急着找第二天生物课要检查的标本百科笔记,她在等梯的时候,可怜兮兮的扯着何昭森的袖子,“我们会不会遇上电视里还有报纸上说的电梯事故啊?会不会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会不会在里面缺氧而死?就像我们昨晚上看的死神来了……”

何昭森的袖口被她扯得都快变形了,他看了一眼于童皱成苦瓜的脸,“那这样,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上去拿,很快。”

“不。”于童果断的摇了摇头,刘海随着她的动作在空气中荡起了细微的起伏,她跨进了电梯,严肃的说,“何昭森,我们要死一起死。”

“叮——”一楼到了。

涌进来的人群将何昭森的背影围住,于童看着他,没有挪动脚步。

何昭森当然知道于童不会那么听话的乖乖走出电梯,所以他皱着眉折返,从角落里把于童给拎了出来。

于童的脾气随着体力的恢复也蹿了上来,她用另一只手死命的扒住了电梯门,样子看起来狼狈又凶狠,电梯里有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奶奶问她,“小姑娘,你为什么不肯跟你男朋友走啊?”

“我才没有这种人渣男朋友!”于童的坏口气绝对不是针对这位老奶奶,因为她的眼睛自始至终都在狠狠瞪着何昭森,“何昭森我警告你快放手听到没有!”

“你们要吵架出去吵啊,耽误我们时间,我们是来看病人的!”

“就是,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非得扒拉着电梯口不松?姑娘你可仔细点,夹到手就不好了。”

“门口那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啊?要进就进,不进就走啊,卡在这算什么啊?”

何昭森回过头松开了于童,几乎是粗鲁的将于童的手从电梯门上拽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群众的不满情绪煽动了他的难堪还是因为想到了刚刚孟院长找他谈的话,他的口气里难得的浮现出了显而易见的愤怒,“闹够了就给我出来。”

“何昭森!”于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了他的名字,“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话还没说完,于童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何昭森用力的拉了一把,她对何昭森此时的动作没有防备,整个人几乎是踉跄地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跌了过去,何昭森的耐心已经耗尽了,他迅速的把快要摔倒的于童捞进了怀里,低头吻住她正喋喋不休的嘴。

吻,这个词放在平时会让何昭森感到有点尴尬,但他现在没有办法去想那么多了,他zui后残留的一点意识正执着的为他辩解着这个行为的原因,那就是他太累了,徐婉的手术连着他的官司,让他整整三天都没有办法去睡一个好觉,而眼前的于童,成功的用她的无理取闹和大喊大叫,将他维系着的那根弦彻底崩断了。

于童,你清楚我根本不可能去吻你的。

我只是用了一个男人zui原始的方式要你闭嘴。

何昭森放在于童后腰上的手清楚的感受到了她的僵硬,他深吸了一口气,扣住了于童的后脑勺,开始加深这个吻。

于童懵了,说得不要脸点,她幻想过无数次她和何昭森接吻的场景,可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无数个好奇探究的目光下,被他禁锢在住院部的大厅里。

从何昭森将她拖到怀里那一刻起,不,不是,还在后面一点,就是在何昭森越靠越近的时候,近到她呼进去的氧气可能恰好就是他温热的鼻息的时候,近到她可以在他茶棕色的眸子里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时候。

她就知道,逃不脱了。

她瞬间变成了在莽荒的草原上奔跑的驯鹿,何昭森不费吹灰之力就从身后蹿了出来,用漂亮的弧度和矫健的身姿将她牢牢制服,这不是爱,这是暴戾的自然生存法则,因为她能感受到,何昭森的身体里正源源不断的发出一种类似捕获的信号。

何昭森的气息越来越重,于童甚至可以依稀分辨出他抽了烟,还含过薄荷片,就在于童以为何昭森要挥舞着爪子将她撕成碎片吞进胃里的时候,她看到何昭森从那张虎皮里钻了出来,原来他不是凶猛的兽,他是伪装的猎人。

他的舌头像是上了膛的精准长枪,砰,于童被一击即中。

可能一分钟,可能更久,于童反应过来了。

她咬了何昭森一口,趁着他吃痛的空档挣扎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她恨恨的盯着他,猎人有枪又怎么样,鹿也是有牙齿的,驯服这事没那么简单。

何昭森脸上的怒意已经下去了,但取而代之的也不是什么好脸色。他觉得很热,热到已经无法和自己身体里的细胞和平相处了,他能感觉到它们正在不断的跳跃和分裂,为的就是把他逼出一身汗。他舔了舔刚刚被于童咬住的地方,伸手扯松了领带。

他以为,至少会挨上一耳光的。

于童站在墙角一动也不动,风从她身后半开的窗户里时不时的吹进来。

米色的窗帘像是新生的海浪,被风鼓吹上来又羞答答的退回去,接着觉得有趣又荡漾着往前,来来回回玩得不亦乐乎,何昭森发誓,他绝对不是跟这个贪玩的窗帘过不去,只是于童现在的反应让他非常不习惯,所以他只能走上前一把将窗帘扼住,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但眼神里却还挂着几分野蛮的征服,他问她,“你怎么了。”

于童全身上下有力气的地方估计就只剩眼睛了,所以她想用凶狠的眼神威胁何昭森停止他前进的步伐,但这股微弱的力量根本敌不过由何昭森的身体再次靠近所带来的逼迫感,她只能憋着气,再往后退了一步。

“嘶。”脚底传来的疼痛更甚,她本来是想忍着等何昭森走了再说的,谁知道那么倒霉,一后退踩到了更多的玻璃渣子。

何昭森这才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堆碎了的药水瓶,保洁人员很随意的将几块大玻璃拢了一下,其余的细渣子都散落在扫把的周围。

也是,何昭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保洁人员虽然粗心,可大家都忙着探望病人,谁会往角落里面钻?

他皱着眉问于童,“都入秋了你为什么还要穿着夹板?”

“关你屁事?”于童毫不客气的回击,“要不是你刚刚……”

要不是你刚刚突然亲过来。

于童尴尬的将这句话的后半部分吞了回去,再在何昭森身边待下去的话,她觉得她可能会被尴尬羞愤恼怒或者各种复杂的情绪逼到爆炸,她闪躲的将目光从何昭森脸上移开,垂下来的头发刚好盖住了她此时通红的耳根。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633.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