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竟然想通了》摘抄

2016-6-25   vera/jay/文   来源:《竟然想通了》

《竟然想通了》摘抄·文章插图

【“葡萄和十八只狐狸”的故事】

“那么,就快点开始吧!”我催促道。

“别急,让我把这盘色拉吃完。”他看我这么急,反而故意慢条斯理地吃着色拉。这人,过了这么多年,这种讨厌的地方还是没变!

“你怎么不吃?”他抬起头,看看我面前的盘子。

“我要减肥,正在节食中。”话虽如此,看到他吃得这么享受,我真有点控制不住。

“呵呵,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吃吧,我不会糗你的。”他一脸邪笑地说,“正好,你给了我灵感,我就讲一个关于吃的故事吧!”

说完,他不顾我的嗔怒,自顾自地开始讲第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座果园中种植了许多美味的葡萄。果园的附近住着一只狐狸。它想吃葡萄,但是怎么跳都达不到葡萄的高度。”

“Stop !我知道了,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的故事,酸葡萄效应,这个故事太out 了。”我一听到开头就及时打断了他,以免他用这么老套的故事来浪费我的时间。

“你说的只是整个故事的十八分之一。”

“十八分之一?”

“也就是说,这个故事有十八个版本。我把它们综合了一下,故事变成了《葡萄和十八只狐狸》。”

葡萄和狐狸的故事居然有十八个版本?这倒没听说过。我一边继续吃色拉,一边听他说下去。

“为了让你能更容易理解这个故事的本质,我把这十八只狐狸分成了三组,分别是行动组、思考组、解决组。先别急着问为什么这么分,等你听完,自然会明白。”

倒霉狐狸的下场:

我一定要吃到所谓行动者,是对问题不多做思考,按照某种固定模式进行行动的狐狸。行动者的下场都不是很好,有五只可怜的狐狸被分在了这个小组。第一只狐狸来到了葡萄架下,它读过许多励志类图书,是一位有志青年。它发现自己摘不着葡萄之后并没有气馁,它想:事在人为,只要努力,迟早能够得到葡萄。“有志者事竟成”的信念支撑着它,可是没想到事与愿违,它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跳,不仅没有出现奇迹,反而跳得愈来愈低,最后体力耗尽,累死在了葡萄架下。

这种英勇无畏的行动者,我叫他“勇者”。他的行为,我称为“固执”,即不断重复某种无效的行为,如同心理学上的强迫症。坚定不移的志向固然令人敬佩,不过,成功是不是真的能如此实现呢?

相较第一个勇者,第二只狐狸似乎聪明一些。从远处看过去,它想葡萄架不算高呀,可以试一试。来到葡萄架下,它一看到葡萄架比远处看的时候高多了,还试什么呀?它想:你这个坏葡萄,害我白高兴一场,吃不到你,我也要出出这口气。于是,它对着葡萄破口大骂,然后不断撕咬自己能够咬得到的藤。不料它的骂声太大,惊醒了正在睡午觉的果园主人,果园主人拿起一把铁锹,走到它身后把它打死了。

这种采用破坏性行为的行动者,我叫他“暴徒”。他的行为,我称为“攻击”,如同心理学上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采取破坏性行为,虽然发泄了一时的愤怒,终究是为社会所不容的。

第三只狐狸看起来不像前两只那么强壮,有点弱不禁风,是个话不多说但想法不少的知识青年。它来到了葡萄架下,尝试几次跳起来去抓葡萄都没有成功。它想:好吧!这不是我的东西,不去想它吧!不行啊,葡萄真大,颜色真鲜艳啊,我忘不了它!喝酒,一醉解千愁吧!不行,还是忘不了!什么,听说其他组的狐狸吃到葡萄了?凭什么啊!这世界真是不公平,算了,我不活了,以死明志!啊,葡萄,下辈子我一定要吃到你……

于是,这只狐狸怀着类似黛玉临终前的怨念,一头撞死在葡萄架下。

这种忧愤而死却死不瞑目的行动者,我称他为愤怒的青年。他代表了生活中常见的“不患无,患不均”的心理。公平、公正固然重要,现实却往往不一定能保证公平。在这种前提下,与别人比较的时候,可能会忽视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而采取不理性的行动。

第四只狐狸是第三只狐狸的同窗好友,也是个知识青年。它来到了葡萄架下,试了一试,失败后,它既没有继续尝试,也没有破口大骂,而是发出了感叹:唉,美好的事物有时候总是离我们那么远,既然如此,强求也无益,不如保持这段距离,让自己留有一点美好的梦,不是也很好吗?从此,它不再执着于葡萄,反而诗兴大发,写了本名为《遥远的葡萄》的诗集。

这种将物欲转变为艺术创作动力的行动者,我叫他为“诗人”。他的行为类似心理学上的“置换作用”,即用一种精神宣泄去代替另一种精神宣泄。这算是行动者中少有的好结局。行动组的最后一只狐狸比较特别。它发现想吃葡萄的愿望不能实现后,也没有什么对策,只能傻傻地在葡萄架下发愁。过了一段时间,它感到腹中一阵绞痛,去医院一查,居然患了胃病。它怎么也不明白,自己平时一向很注意饮食卫生,一日三餐也很规律,怎么会患胃病呢?

准确来讲,这只狐狸也许不能算是行动者。它的行动不是出自主观意愿,而是因潜意识而产生的行为,在潜意识中,它将心理上的痛苦转换成身体上的疾病。我把这种行动者称为“病人”。

聪明狐狸的大脑:不一定要吃到

第二组都是非常聪明的狐狸,有着发达的大脑,遇到问题习惯分析思考,所以叫思考者。不过,思考的结果不一定都是理性的。有七只聪明的狐狸在这个组里。

第一只狐狸来到了葡萄架下,它甚至没尝试跳一跳,仅凭借对葡萄架高度和自己的身高、弹跳力的综合估算,就得出一个非常精确的结论:以我的个头,这一辈子都无法吃到这葡萄了。

它又想:这个葡萄如果是甜的,早就被别的动物吃完了,怎么留下这么多。哼,肯定是酸的。还好我够聪明,没浪费时间在这酸葡萄上。得出这一结论后,它心情愉快地离开了。

这只狐狸就是著名的酸葡萄效应故事的主角了。我把这类思考者称为“认知失调的批评家之一”。所谓认知失调,是指行为与自我认知不同产生的心理不适。明明想吃葡萄,却要采取放弃为吃到葡萄而做的任何努力,这就导致了认知失调。而“酸葡萄效应”,又被称为文饰作用,即以能够满足个人需要的合理理由来解释不能实现自我目标的现象。因此,这类批评家,是擅长用合理化解释来改变自我认知,以适应并接受现实的批评家。

第二只狐狸和第一只一样聪明,经过一番计算,它发现了自己不可能摘得到葡萄。不过,这之后它的想法与前者不同,它想:这是什么葡萄架,设计得这么高,不合理!设计师一定是个歧视狐狸的种族主义者!还有,这是什么葡萄藤,居然爬得那么高,稍微低一些也能获得足够的阳光和水分,也不合理!你们都得给我好好改革,下次我来之前一定要都改过来!批判了一番之后,它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如果说第一只狐狸是学者型的批评家,这只狐狸就是政治家型的批评家了。我把这类思考者称为“认知失调的批评家之二”。它解决认知失调的方法,在心理学上称为“抵消作用”,即以某种象征性的活动来抵消、抵制自己的真实感情,从而降低对不协调的认知事物的重要性。简单来说,就是你很重要,却不迎合我,我就把你批评得一文不值。

第三只狐狸来到了葡萄架下,同样,经过计算,发现了问题。它低头一看,地上居然有腐烂的葡萄和其他狐狸吃剩的葡萄皮。它说:“天哪,这葡萄掉下来之后的样子是多么恶心啊!居然还有别的狐狸吃这种恶心的东西?不行了,我要吐了。”这只狐狸也是一个批评家,不过它是媒体型批评家。我把这类思考者称为“认知失调的批评家之三”。媒体擅长以极端视角表达事实以达到增强话题性的目的,也就是炒作。从心理学上来看,这种行动与动机完全相反的情况却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可以说是“抵消作用”的极端化,被称为“反向作用”。

第四只狐狸是一只非常年轻的狐狸。事实上,它一年前就远远地看到了这个葡萄架,是葡萄架的第一发现者。不过那时它还太年幼,父母不让它独自出门。经过了一年的成长,它于获得许可独自行动。来到了葡萄架下,它却发现与高高的葡萄架一比,自己是如此的矮小,便伤心地哭起来了。它边哭边想:为什么葡萄架会这么高,不是说好了只要长大了就有机会吃到葡萄了吗?

这类思考者,我称为“儿童”。儿童型思考者身上会出现心理学上的“倒退”现象,即个体在遇到挫折时,从人格发展的较高阶段退到较低阶段。简单来说,就是身体长大了,心却没有跟着长大,一遇到问题,就会回到儿童阶段。

第五只狐狸的长相非常没有特点。它看了前面几只狐狸的表现后,来到了葡萄架下,望了望葡萄,就走开了。它想:我的身高和弹跳力都不出众,大家都吃不到葡萄,那我也别费劲了。反正别的狐狸肯定也吃不到,大家都一样,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这类思考者,我称为“大众”。顾名思义,这就是多数人的从众心态的表现。进一步讲,这种狐狸的思考方式是认为他人也有与自己同样的动机,这在心理学上称为“投射”。

第六只狐狸和行动组那两只知识青年狐狸是同学。它来到了葡萄架下,很快也发现自己不可能吃到葡萄,心情非常不好。它想:我的命运怎么这么苦啊!想吃个葡萄都吃不到了。它愈想愈难受,最后郁郁而终。

这种思考者,我称为“抑郁症患者”。他们虽然情绪上和行动组的“愤怒的青年”相似,但没有采取任何主动行为的意志,长期处于心境低落状态,不可自拔。第七只狐狸发现了问题之后嘴一撇,大喝道:“葡萄架虽高,也不是不可能达到的高度!别人说只有猴子才能吃到,我偏不信,我们狐狸中已经有成功者吃过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狐狸也一样行!”说完,它也摇摇尾巴离开了,准备下次再来进行一次演讲。

这种思考者,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励志大师”。无论他们实际上是如何面对困境的,仅从其演说内容来看,采取的是一种情绪取向的应对方式,在心理学中称之为“傍同作用”,即当对自我价值的认知低于他人价值时,寻找与自己有关联的人来实现提升自我价值。

智慧狐狸的方法:大家一起吃到最后一组是解决组,这一组的狐狸,都从现实出发解决了吃不到葡萄的问题,所以,它们都是人类社会中“人生赢家”的代表。面对吃不到葡萄的问题,这一组中的六只狐狸分别采用了六种不同的解决方案。

第一只狐狸来到了葡萄架下,它不仅拥有非常发达的大脑,还有一般狐狸没有的优势——经验。它早就觊觎葡萄多时,一直在观察情况,掌握信息,直到有一天,果园主人使用了葡萄架旁的梯子,它没有放过这个重要信息。终于,它等到了机会,借助梯子,轻松地爬上了葡萄架,摘到了葡萄。

这类解决者,我称为“先知”之一。他们透过不断观察实践,累积了经验,获得了比别人更多的经验,自然能解决一般人难以解决的问题。在旁人的眼中,他们被称为天才和先知,这是因为大家看到了他们成功后的风光,没有看到他们成功之前的漫长探索。

第二只狐狸也非常聪明,但缺乏经验,也没有耐心去长期观察。它的优势在于灵活的处世态度和广泛的信息渠道。它听别的狐狸说过,柠檬的味道似乎和葡萄差不多,但不像葡萄这么难以取得。既然吃不到葡萄,去尝一尝柠檬也算是满足了心愿了吧!因此,它便离开葡萄架去寻找柠檬了。

这类解决者,我称为“先知之二”。他的行为在心理学上称之为“替代”,即以一种自己可以实现的目标来代替自己无法达到的目标。这看似和思考组的认知失调有些像,不同之处在于他是出于一种理性标准的比较改换了目标,并未出现认知失调的情况。

第三只狐狸经过一番计算,发现以自己目前的水平和能力想吃到这葡萄是不可能的。目前做不到,不表示以后也做不到,既然能力不足,那就努力提升吧!于是,它报了一个研究生课程进修班,专门研究学习采摘葡萄的技术,很快,它明白了梯子的用法,终于如愿以偿。

这类解决者,我称为“学生”。他们面对问题的方法,是运用已有知识去分析解决,当发现自己知识能力不足时,就会透过进一步学习来提升水平,直到找到解决方案。

第四只狐狸有一双狡黠的眼睛,具有超越一般狐狸的高智商。它发现自己和葡萄架的高度差问题之后,虽然也不会使用梯子,但却很快意识到“必须借助什么来缩短高度差”。它眼珠一转,心生一计。它回到狐狸窝,对几只狐狸说找到了摘葡萄的办法。等这几只狐狸来到葡萄架下,它趁它们不注意,用偷偷藏起来的铁锹将众狐狸打昏,将它们捆起来,踩着狐狸们的身体搭成的“狐狸梯”,摘到了葡萄。

这类解决者,我称为“诈欺者”。利用他人来获取自身利益,虽为人所不齿,却也是一种在社会中被广泛使用博弈之道。

第五只狐狸是一只漂亮的狐狸小姐,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狐狸精”。看了一眼葡萄架之后,它想:我一介女流,靠自己力气,无论如何也是摘不到葡萄的,我何不利用美丽的外貌,借一借那些雄性的力量呢?很快,它找了一个男朋友,正是那位最先吃到葡萄的先知。狐狸先知将梯子的使用方法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了狐狸小姐。

这类解决者,我称为借势者。借势者,不局限于女性,只要是当自己力量不足时,会主动想到借助他人优势来达到目标的,都可算是借势者。不同于诈欺者,借势者并不伤害他人利益,而是以自己的某种优势与他人互补,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博弈手段。

最后一只狐狸非常有世界观,能跳脱出个人目标来思考问题。它想,我自己吃不到葡萄,别的狐狸来了也吃不到葡萄,这是因为单凭一只狐狸的能力是无法摘到葡萄的。为什么我们不学习猴子捞月,众人合力去摘葡萄呢?于是它动员所有想吃葡萄的狐狸,大家一层层叠起来,搭成狐狸梯,最后,所有的狐狸都吃到了葡萄。

最后这类解决者,我称为“领袖”。它不仅像诈欺者一样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关键,像借势者一样懂得合作,更懂得合理整合资源、分配利益,运用团队的力量去解决困难问题。

“讲完了。哎,你怎么还没吃完?”他放下咖啡杯,看着目瞪口呆的我。虽然阿杰在每个故事背后加的那些解读,我有些不以为然,故事本身还是挺有趣的。一个简简单单的酸葡萄故事,居然被他讲成了一个关于面对困难问题,各种不同人的应对方法及其心理动机的复杂故事。

“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周有空再接着讲。”

“好的。我下次会带录音笔,你的故事有点意思,以后我可能会用得着。

文章标签:心理学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485.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