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孤独的时候我们去非洲》摘抄

2016-6-22   芦淼/文   来源:《孤独的时候我们去非洲》

《孤独的时候我们去非洲》摘抄·文章插图

德比尔斯的老板罗德斯来过这里,迈克尔·杰克逊也来过这里。

如今,我们的火车也停靠在了马济斯方丹的车站。

吉米的产业现在怎么样了?这是我关心的一个话题。

在网上各类游记来看,此地被夸赞得天上少有地下绝无。四季常开不败的鲜花,清澈见底的小河,整个南非最地道的咖啡,还有充满着梦幻色彩的维多利亚风格小酒馆,仿佛让人置身于世外仙境。

所以当我从充满历史感的车站里漫步出来时,刻意放轻了脚步,不想惊扰这个沉睡着的小镇。

走出车站,直面的是一条东西向的大街。街道不宽,也就仅供两辆车并排而行。路面很干净,路旁是一座座的酒店和民居。路上没有人,很安静。既没有人声嘶力竭地叫卖,也没有都市里那种行色匆匆的奔忙。

这条大路把镇子一分为二。大路南边是火车站,北边是镇子。

顺着大路向东走,路过周围停着的若干辆古董老爷车,大约五分钟就走到了尽头。一条向左弯的小路,把小镇的轮廓勾勒得一清二楚。顺着小路走过去,路的尽头是条小河。走上石桥过了河,也就算出了小镇。

没到石桥时,路左边有个花园。轻轻地走进花园,可以看到一个漂亮的圆形水池。水池中央有喷泉在喷出晶莹的水花,两只鸭子在水中嬉戏,打碎出一池的涟漪。

穿过花园,又兜回到一开始的大路上。路边的建筑颇有历史感。有些是行政机关,像出生/死亡登记办公室,也有银行和加油站。

银行有点儿吓人。一走进去就看到一个脸色灰暗的人站在柜台后。仔细看就会发现,这是个蜡像,只是做得颇为逼真。柜台上摆放着天平和其他一些票据,看得出,这还是金本位时代遗留下来的风格。当年那些矿工说不定就在这里把口袋里的克鲁格金币换成散碎零钞,然后再带着希望衣锦还乡吧。

加油站也颇为有趣。几台黄色的加油机上有着大大的“SHELL”(壳牌)字样,其古旧程度很像早年的投币电话。我走过去,很失望地发现,这只是历史在这里留下的一个切片罢了——漂亮的加油机里,其实并没有汽油。或者说,它没汽油至少好几十年了。这种老式加油机基本上和大密纹唱片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

顺着大路一直向西,迎着夕阳很快就走到了镇子的另一头。不同于镇东侧,西侧的住宅和酒店多了起来。很多酒店的大门外都钉着铜牌,以金属的质感对抗岁月的流逝,记载下曾经有过的辉煌。

无论是住宅还是酒店,院子里都花团锦簇。花朵在苗圃里被修建得整整齐齐,非常漂亮,仿佛一直有人在精心地打理着它们。

是的,我漫步在这个镇子里,看到了鲜花、流水、小桥,看到了老爷车、博物馆、旅社、酒馆、银行、加油机……唯一没看到的,就是人。

这个镇子,竟然没有人!

无论是那些锁着的庭院,还是敞开大门的房屋,抑或是亮着灯的住宅,我走了一圈,居然一个人都没看到!

宁静的小河畔,溪水缓缓流淌。

喷泉池里,水珠闪耀着金光。

加油机旁,仿佛上一个加完油的人的指纹还留在油枪上。

博物馆里,门前的捐献箱敞着口,最后一枚硬币落进去的叮当声依稀在耳旁。

但是,人都去哪里了?

文章标签:生活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425.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