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吉卜力的风》摘抄

2016-6-22   铃木敏夫/文   来源:《吉卜力的风》

《吉卜力的风》摘抄·文章插图

宫崎骏的转折点

——接下来是《红猪》,据说这部作品原本也不是长篇电影,是打算在日本航空机内播放的二十分钟视频。

铃木:是的,当时宫先生压力大到快神经衰弱了。我建议他做个短篇的东西来纾解郁愤的心情,这时候宫先生提出来想做的就是《红猪》。当初这部作品连二十分钟都没有,只有十五分钟。事实上吉卜力第一次尝试连续出作品。我不是为《岁月的童话》忙得不可开交么,那个时候宫先生已经开始动手创作《红猪》了。一天,我的书桌上放了一张留言条,我心想,这是什么东西啊。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要我一个人做《红猪》吗?”大家都是第一次体验连续制作作品,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人手,真的只剩下宫先生一个人了。

——这是在闹别扭啊。

铃木:没错。《岁月的童话》结束后给大家放了两个礼拜的假,这期间公司里就剩我们两个人。开头的十五分钟分镜在这段时间完成了,打算用于飞机内部播放。这部电影的目的是为了唤起人们的回忆。孩子们被海盗袭击绑架,一头猪出现救了他们——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样就有点莫名其妙了。我直截了当地问宫先生:“这家伙为什么是头猪?”宫先生说:“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想画猪!”可是整个公司里就我们两个人,又没有其他人可以交流。我是觉得对不住宫先生才不得不留下来陪他,宫先生可能也挺介意我说的话,不知不觉中就画到吉娜登场的场面,这样就变成了一部半长不短的作品。说半长不短,因为作品从原来的十五分钟变成了三四十分钟,但制作费只够制作十五分钟的,再延长下去就需要更多的资金。可是吉娜出场后故事开始变得有趣。这时候我就在想,要不要建议他继续做下去啊?我说:“宫先生,到这里可以隐约看出一点他变成猪的原因。不过在电影中,这样的情节要出现两次左右才会变得更有趣啊。”宫先生那时候好像说:“别开玩笑了,一次就够了。”结果加了很多东西进去后就变成一个多小时。于是某一天我终于忍不住提议:“宫先生,抛开资金和投资方的问题不谈,这种半长不短的东西是没法在飞机上播放的。不好意思,你能把它做成一部电影吗?”宫先生惊讶地问我:“啊?做成一部电影要多长?”我说至少要八十或九十分钟。他又问:“那要怎么延长?”……最终这部片子就变成大家现在看到的样子。

——对宫崎骏来说,把一头猪当作主人公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铃木:是啊,本来就是凭兴趣随便画画的东西,拍成电影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铃木先生您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比如说,想把它做成对宫崎骏有意义的作品。

铃木:走到这一步我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了,处于一个必须回收资本的立场。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是吉卜力的负责人了,必须要对公司负责。当时我去跟日本航空谈,希望他们出资将这部短篇视频拍成电影,结果在他们公司内部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日本航空之前从未投资过电影,甚至连可参考的公司条款都没有。他们问我怎么办才好,我记得他们还要求我写一份“最多要亏损多少钱”的报告,真的好有趣啊(笑),很像日本航空的行事作风。当时我被折腾得够呛。

——于是包括国内和海外电影在内,这部作品再次荣登了票房冠军。

铃木:是的。

——竟然动员了三百万人次。

铃木:最大的理由有两个,一是我们第一次做全国宣传。我跟宫先生一起环游了全日本。当时去了十八个地方吧,选了很多谁都不会去的地方做宣传。还有一个,当时我跟东宝的发行负责人西野(文男)从《龙猫》《萤火虫之墓》开始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想当初在《龙猫》和《萤火虫之墓》的时候我们还干了一架。当时新潮社、德间书店和东宝的人聚在一起开会,我们做的海报被东宝的西野先生否决了。他看了《龙猫》和《萤火虫之墓》的海报后说:“这样的海报,观众不会来的。”我问他为什么,结果他说“黑漆漆的”,还说“电影的海报一暗观众就不想看了”。于是我当着大家的面问他是谁说的?他说是电影院的馆长这么说的。我不屑地说道,“正因为有这种人,日本的电影界才这么不景气啊。”结果在会议结束后西野找上我,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然后他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说:“你小子,让我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于是两人就干了一架。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我们俩变得非常要好。当时《红猪》的对手是斯皮尔伯格的《铁钩船长》。西野对我说:“铃木啊,我也希望吉卜力的作品能更卖座,这里告诉你个秘诀。”就算是东宝的电影院,那时候也不像现在有好几个影厅。只要去小城市,播放外国片的电影院就只有两个场馆。简单地说,有一个大场馆和一个小场馆。吉卜力的电影被归在外国片里面。他说:“按照一般的做法,大的场馆都会放《铁钩船长》,正常情况下《铁钩船长》会成为热门电影,虽然对《红猪》来说很抱歉,它的票房不会太好。如何,要不要大干一场?”“你问我要不要大干一场?怎么干啊?”“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在关东地区很难操作,不过从北边的北海道到南边的九州,第一天让大场馆放《铁钩船长》好了,然后第二天倒过来就行!”于是我们就这么干了。

——真是个好主意。

铃木:因为这么做我们才会有二十八亿(分账收入)啊,如果不这么做,不会有这么好的票房成绩的。《铁钩船长》在不到二十三亿的时候下档了。我们到后面一面倒地跟它拉开了距离。这就是我知道的发行方可操控的事。在这之后,这个人又创造了《幽灵公主》的奇迹。《铁钩船长》因为是海外电影,无论哪个电影院都要放,因为合同都签好了。但是,合同上没有写要放几天、在哪个场馆放,所以放一天然后倒过来,这种做法是可行的。不过相对的要换招贴画,还有其他的琐事,还是挺麻烦的。

——做法真的好粗暴啊,有意思。

铃木:之后我也开始一点点地学习关于票房的知识。

文章标签:生活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5424.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