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书业资讯 » 正文

中国儿童文学出版现象管窥

2017-1-27   安武林/文   来源:新华书目报

2016年,中国儿童文学的出版持续升温,较之2015年有了更大进步。从整体的出版数量来看,稳中有升,曾经的出版狂热有所遏制,渐渐趋于理性。这与作家创作速度放慢,阅读推广的力度加大,各种评奖的增加大有关系。本文试图从中国儿童文学出版及相关现象出发,对2016年中国儿童文学出版作一个粗线条的梳理。

国际安徒生儿童文学奖获得者曹文轩

2016年,曹文轩去新西兰领取了国际安徒生儿童文学奖。这是他个人的荣誉,也是中国儿童文学整体的荣誉,更是中国少儿出版界的荣誉。这不仅仅是一个作家获奖的事情,而是一个现象。他的获奖,改变了读者、推广人、出版界、媒体、评论界对中国儿童文学持有的不自信的心态及所持的偏见态度。

随同他前往新西兰的出版社有: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明天出版社、接力出版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等,这些出版社基本上都是出版曹文轩原创或赏析作品较集中、规模较大的出版社,他们都共同见证了这一辉煌的、激动人心的时刻。

曹文轩适时又推出了自己的长篇小说《蜻蜓眼》。一改往日的风格,他进行了大胆尝试和实践,对比他以往的作品有了很大的提升和超越。这部长篇小说严谨,背景宏大,时代特征鲜明,深刻反映现实,又包含着浪漫主义风格。2016年,曹文轩好事不断,他的《青铜葵花》在年末之时又荣获了中国版权输出金奖。在他所有的作品之中,《青铜葵花》是被翻译到国外最多的一部长篇小说,目前这本书已经向11个国家输出版权。

《中华读书报》和《文艺报》的两个观点

《中华读书报》和《文艺报》是两份性质不同的报纸,前者是关注出版的,后者是关注作家文学创作和批评的。

《中华读书报》曾经提出一个中国少儿文学出版“黄金十年”的观点,基本上被中国少儿出版界所接受和认可。因为少儿文学出版井喷式的增长速度是有目共睹的,它对中国儿童文学原创作品的普及、推广和影响是功不可没的。近些年,中国少儿文学的出版一直处在持续增长的态势之中,已进入第二个“黄金十年”的发展阶段,这也是老中青三代儿童文学作家和中国少儿出版界共同努力的结果。2016年11月中旬,《文艺报》发表《儿童文学“黄金十年”究竟有多少含金量》一文,对《中华读书报》提出的“黄金十年”表示质疑。这篇冷思考的文章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试图从出版的作品质量来审视“黄金十年”说法的正确性。此文引用大量批评家和业界专家的观点,所作的思考是缜密又严谨的,也是颇有道理的。《文艺报》和《中华读书报》对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创作及出版,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笔者以为,近些年儿童文学作家的门槛越来越低,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一批中青年作家在努力向更高的文学目标努力,也是不争的事实。经典的创作是需要岁月、年龄来磨砺的,我们的褒扬或批评,都不要忽略时代的差异、环境的差异、年龄的差异以及作者自身的差异。一大批中青年作家正在朝经典的方向努力,这里不一一具名了。无论出版还是创作,繁荣的标志不在于最高达到了什么地步,而是中间阶层是否阵容强大、数量众多。这和社会高度发达的标志如出一辙,不是我们拥有多少富豪,和最低的阶层差距有多大,而是要看中产阶级的普遍数量有多大。

各种评奖推动中国少儿文学出版

中国儿童文学奖、国际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无论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都是中国少儿文学出版强有力的推手。近些年,各种评奖活动风起云涌,且不断扩大评奖的范围和品种,其本身就是中国少儿文学出版繁荣的重要标志。况且,还有各种少儿文学期刊的评奖活动此起彼伏,都给少儿文学的创作与出版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

不可否认,不少作家都是获奖之后才引起业界普遍关注的。他们获奖之后,新作和佳作不断,创作进入一个喷发期,如孙卫卫、汪玥含、史雷、陈诗歌等。另外,短篇创作以前不受重视的局面现在也大为改观,如《儿童文学》《少年文艺》《读友》等都设置了短篇文学奖,《读友》还鼓励教师参与儿童文学创作,设置了“教师儿童文学创作奖”等。一批批新人都慢崭露出头角。

2015年年末,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发起设立了“时代奖”,这个奖很有远见卓识,主要是针对本土原创的图画书的。当下的图画书从推广到各种排行榜,基本上都是唯外国论的,严重缺乏文化自信,并对本土图画书创作持有严重的偏见。我们的批评界和推广人基本上都对外国的图画书津津乐道,大张旗鼓宣传其优点,而对国内原创图画书却只提不足和缺点,很少宣扬其优点。所以,这个奖适逢其时,有引领和引导作用。

井冈山会议,中国儿童文学30年回顾与总结

30年前,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在庐山召开了“儿童文学潮流”研讨会,30年后,他们又在井冈山召开了一次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的研讨会。一个标志着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开始走向新时期,一个是对中国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30年来的回顾与总结。这不仅仅是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的会议,也不仅仅是与会作家们的会议,应该是一次作家与出版的集体回忆、反思、总结的重要会议。

中国儿童文学的创作与出版,如果以十年为界,这三个十年中间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的数量、质量和自身的阵容都有长足的发展、进步与壮大,包括出版。每个时期都留下了时代的印记,每个时期都有自己显著的特点。30年前的作家队伍,也是30年后的作家队伍(除去已经故去的作家),我们不应该厚此薄彼、割裂开来看问题。而且,我们一代一代儿童都有自身的审美特点,不应该以从前作家作品的特色作为现代作家的检验标准。若这不是抱残守缺的话,那就应当算一种深深的怀旧情绪。

曹文轩作了总结发言,其中有十点:奠定基础的80年代的中国儿童文学;要对儿童文学标准进行调整、补充与丰富;我们需要足够的写作智慧;中国儿童文学需要贵族气息;快与慢的思考;“朝向童真”应成为儿童文学作家的基本姿态;独特使我们的存在成为可能;想象力与记忆力不可或缺;中国儿童文学的今天,不止是中国儿童文学自身努力的结果;年轻人是中国儿童文学希望之所在。

两本刊物创刊

近年来,每年都有报纸或期刊停刊的消息传出,传统纸媒和期刊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但在此情况下,北京和南京却分别创立了两种少儿文学期刊——北京的《十月少年文学》与南京的《少年诗刊》。少儿文学和成人文学期刊所面临的生态环境是不一样的。

当然,并非所有少儿文学期刊的境遇都很美妙,包括很有影响力的少儿文学期刊。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些刊物都在为中国儿童文学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如发现新人、优秀作品,积累出版资源,推广阅读。

可喜的是,儿童诗的阅读和推广越来越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包括教师、学校、家长、出版社等等,有些学校很重视诗教,有些省份还有小学生诗歌节。相比之下,南方比北方显得突出,如江苏、广东等地。

越来越多的作家走进校园

越来越多的作家走进校园,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作家不应当闭门造车,应当走进孩子们中间,熟悉孩子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生活状态和他们的审美需求。

除了那些大牌作家、畅销书作家在持续不断地走进校园之外,还有更多作家越来越重视进校园活动。据笔者所知,黑鹤、庞婕蕾、肖定丽、彭绪洛、段立欣、小酷哥哥、许诺晨等都走进了校园,和学生面对面交流。从某种意义上说,儿童文学作家是最优秀的推广人。作家进校园将成为未来的潮流和方向。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chuban/7460.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