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数字出版 » 正文

电子书销量同比下滑:2016全球数字出版机会在哪?

2016-2-27   尹琨/文

美国出版商协会不久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8月电子书的销量比2014年8月下降了3.7%,成人类电子书在2015年前8个月的销量比2014年同期下降了4.5%,而包括儿童和青少年题材在内的电子书整体销量在2015年前8个月比2014年同期下降了11.1%。尽管销量有所下降,但业内人士对于2016年数字出版发展依然怀有坚定的信心。

产品创新仍有空间

电子书销量的下降引起了出版商的注意,但并没有让他们警觉。哈珀·柯林斯首席数字官、国际执行副总裁查恩塔尔·雷斯蒂沃·阿莱西说:“我们必须记住,出版模式正在发生改变,市场也在消化吸收这种变化。这种变化带来了价格的调整和用户需求的改变。经过几年快速发展,电子书目前销量下降是可以预见的。”

曾任阿歇特集团营销副总裁的伊凡·施尼特曼表示,电子书销量的下降是图书市场在寻求平衡发展的标志。“与纸质出版物彼此独立不同,电子书与设备和内容均有联系。你不能把阅读设备的销售与电子书的销售割裂开来。所以,我们现在统计的是电子书自然状态下的销量吗?还是说我们现在才找到电子书销售最真实的水平?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刚拿到一个阅读设备时,会因为对设备感到新奇而购买许多电子书。”

雷斯蒂沃·阿莱西认为,对于数字产品的创新仍然有很大的空间,比如电子书、数字音频、增强型电子书与应用程序等。但是数字出版的焦点更集中在平台、发行模式、电子商务和市场创新上,还包括社交媒体。“今天我们更关心自己可以为用户提供多少选择,为作者提供多少潜在的收入来源。如果我们能提升作者的整体收入,无论纸质的还是数字的,何乐而不为呢?”

实体书店虚拟化再造

当被问到出版的创新模式时,数字企业家和出版顾问理查德·纳什表示,出版商要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阅读、浏览和发现的方式。他认为,下一个创新可能在于实体书店体验的虚拟再造。“如果你可以在一个虚拟现实的3D空间内安排想要的内容,那不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浏览方式吗?”纳什表示,出版商只在为用户提供方便上付出努力,却忽视了他们寻找图书时候的乐趣。

曾在数字媒体企业担任副总裁的彼得·凯也认同这种看法。2015年,凯推出了一个名为“Ncvrs”的应用程序。Ncvrs可以让用户在许多图书封面中快速选择自己想要读的那本书。用户可以拒绝一本书,标记这本书已经读过(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或者标记一本想要读的书,并通过零售商的链接来购买这本书。这也正呼应了纳什提到的寻找图书的乐趣。Ncvrs目前拥有10万部作品(包括自出版作品),以及数千用户,凯通过运行数据挖掘软件来查找读者群的阅读喜好,除了收取图书销售的会员费之外,他还准备通过销售用户行为数据来获取收入。他希望与出版商合作,让更多的图书能够到达读者手中。

出版商与数字企业的合作在2016年还将持续。“与创业公司的合作会带来更多的开放性。”雷斯蒂沃·阿莱西表示,除了努力在哈珀·柯林斯内部培育更多的创新力量之外,她希望能与更多的外部伙伴展开合作。“我知道用户依然欣赏和珍惜我们提供的内容,他们不但会购买纸质书,也会购买电子书。所以我们要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变得更加灵活。”雷斯蒂沃·阿莱西说。

订阅模式使电子书增值

2015年,电子书订阅商Oyster宣布在2016年停止运营。自2013年推出以来,订阅用户在Oyster上以每月9.99美元的订阅费阅读超过100万册的电子书。Oyster的失败表明订阅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在Entitle和Blloon失败之后,后者也是一种订阅服务,它能够让用户通过推荐图书和分享阅读乐趣来获得更多的电子书。尚存的最大的电子书订阅商Scribd也在2015年遇到了烦恼,由于难以满足读者对浪漫小说的强烈需求,Scribd不得不大幅削减浪漫小说的数量。

对于未来,Scribd首席执行官特里普·阿德勒仍然感到乐观。公司在2015年收购Librify后,添加了许多新的订阅内容,包括漫画、乐谱以及科学技术方面的内容。哈珀·柯林斯对于订阅服务的信心也没有因为Oyster的倒闭而动摇。雷斯蒂沃·阿莱西表示,哈珀·柯林斯与订阅服务商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订阅模式能够让这些书更好地被读者发现。目前提供给订阅服务商的图书中,90%被用户购买过。订阅服务依然有所作为,它确实能为电子书增值。

这对于其他创业公司来说也是好消息。比如全媒体订阅服务商Playster为用户提供25万部图书和5万部有声读物。用户每月支付24.99美元,就可以获得Playster全部的电子书、视频游戏、电影、电视剧等内容。他们也可以单独订阅其中一项内容,比如以每月9.99美元的价格只订阅电子书。另一个订阅服务商ComicBlitz去年10月进入市场,专注于漫画和图画小说的内容。

初创公司参与市场竞争

一个行业是否健康发展的标志之一是新兴创业公司的数量。名为“Shelfie”的应用在2015年迈出了创新的步伐。用户通过给纸质书标题拍照,上传照片,就能以折扣价格获得这本书的电子书版本。起初参与Shelfie的只有十几个出版商,现在该应用已提供超过1200家出版商的25万部电子书。今年还增加了上千种有声读物,并推出了据称是“买这本书的人还买了什么书”链接升级版的专有推荐引擎。

Wattpad是2006年建立的在线写作和阅读社区。该社区为那些倾向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阅读的一代而设计,成为研究移动阅读习惯的平台。Wattpad每个月吸引超过4000万独立用户访问,这些用户大多数是年轻的、国际化的(50%的用户来自北美以外的地区),并且喜欢在他们的设备上进行阅读和写作。Wattpad最近在与来自西蒙·舒斯特等出版商的作者合作。

在零售领域,Zola Books专注于用其技术支撑微型零售领域,让零售商和其他人可以只用几行代码,就能在自己的网站上建立电子书销售体系。2013年推出的“Adaptive Studios”围绕废弃的电影剧本创建了新的商业模式。这个新兴公司获取了将剧本提供给其他媒体(包括图书、图画小说、电视和电影)和重新使用的权利。由批发商美国西部图书成立的蜂鸟数字媒体公司为用户提供了一站式解决方案,可以让消费者浏览在售的图书,并通过网络商店进行购买。2015年年末,名为“Aer.io”的服务可以让出版商、零售商和作者在他们自己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销售纸质书和电子书。该项服务已被英格拉姆内容集团收购。另外一个新玩家是Serial Box。公司以电子书和有声读物的形式为用户提供连载小说,并引入电视剧的创作模式,通过雇用作者团队,来创作长度为13~16集的内容。

元数据可助力搜索

“出版商和创业公司均在元数据上付出巨大努力,力求为网络用户提供更多图书。”施尼特曼认为。在2015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尼尔·巴尔萨泽带来了名为“Intellogo”的工具,它是一个机器学习引擎,可以分析庞大机构的复杂主题,代表了元数据实践的最前沿。“Intellogo试图让用户打开书阅读并理解其中的内容。”巴尔萨泽解释说,“它可以理解概念与关键词。我们在训练它了解作品中的人物、性格、写作风格、地理位置和时间段。”目前,它可以帮助出版商和零售商更好地理解他们的财产,从而建立更好的市场和促销机制。

巴尔萨泽并不是出版业的新人。他曾在巴诺书店运营Nook自出版平台。离开巴诺书店之后,他产生了创建Intellogo的想法。“我们有这么多的内容,但是没有真正理解它们的途径。”当他还在巴诺书店的时候说,“搜索虽然可以有所帮助,但关键词的搜索只是浅尝辄止。以我从事人工智能工作的背景,我认为机器可以帮助我们实现更深层次的搜索。”

与之类似,数字内容分发商和软件开发商Trajectory成立于2011年,并将图书推荐纳入业务范围,推出自然语言处理引擎。这个引擎通过分析一本书的语言结构来产生关键词和图书推荐。使用联网的电脑,引擎可以扫描文本的语言结构,并能记录文本长度、段落、章节、力度、情绪、字形、读者年龄等一系列数据。通过这些数据,引擎可以识别类似属性和语言模式的书籍。Trajectory首席执行官吉姆·布莱恩特将引擎称为“图书发现领域的巨大进步。”

除此之外,越来越多强大的创作工具正在涌现。也是在2015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出现了名为“PubCoder”的软件,可以让创作者更便宜、快速地构建功能强大、顶级的数字产品。

“PubCoder是一个允许用户添加动画、交互和其他元素的工具,所有你想在平板电脑上看到的内容都能以任何格式出版,无论是ePub3格式,还是iOS和安卓的应用。”PubCoder联合创始人恩里科·加扎诺说。通过使用一个简单直观的拖拽操作的模板,使原本需要数天、花费数千美元的编码工作,在几分钟内就能完成。加扎诺说:“这不只是拿来纸质版,制作成PDF,我们想做的是终端产品,比如游戏,或者那些互动性强的东西。”(记者 尹琨 编译 自美国《出版人周刊》网站)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chuban/4844.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