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首页 » 书业资讯 » 正文

戴环宇:做足“出版+”文章突破发展新瓶颈

2015-8-14   戴环宇/文

互联网大幕拉开后,PC互联网即基于desktop(桌面)的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浪潮正在汹涌而来。为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更深度地融合发展,创造新的发展生态,江西美术出版社做足“出版+”文章,意图走出一条美术专业出版社的成长之路。

“出版+数字”:

延续传统优势 创新阅读体验

从2009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到2013年《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再到2014年《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央层面对传统出版业数字化转型的有力推动和政策支持。对于传统出版社而言,如何延续传统优势、整合内部资源、创新消费体验、开展全媒体探索,成为亟待思考与行动的问题。

留住传统出版的纯粹与专注。纸质媒介出版的纯粹,很多时候表现在内容的单纯上,不庞杂、无枝蔓。纸质媒介的美术出版尤为如此,如名家书画作品集、绘画技法丛书、艺术研究理论等,均是提供某种有效信息,指向某项阅读需求。正是得益于这种纯粹与专注,传统出版单位始终坚持深耕细作、把控图书质量,不仅培养出了一批具有较高策划与编辑业务能力的从业人员,还掌握了大量优质的内容资源、作者资源。

相比当下网络里碎片化、相关性不强、良莠不齐的输出内容,美术出版社的传统优势表现在:一是能够提供系统性、完整性、逻辑性俱佳的可供深度阅读与思考的规范文本;二是能够提供内容、材质和与之紧密结合的精美装帧及版式设计。融合发展,便是要求美术社将自身专业采编优势、各项资源优势转化、延伸到新兴出版之中,更好地发挥美学引导、艺术传播、文化传承的作用。

积极整合内容资源,搭建知识服务平台。在移动互联网与传统出版深度融合的时期,传统出版应把战略由“连接读者与信息”逐步转变为“连接用户与服务”。对出版社而言,这种转变关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选择合适的媒介(自媒体、电子书、APP、有声读物、微电影、游戏等)提供经过深加工的产品与信息服务;二是形成可提供给目标客户群的具有自主版权的专业分类内容体系;三是不断进行优质内容的数字化标记、管理、开发、整合,实现面向用户的易于检索、选用的专业资源集成。

综观江西美术出版社现有资源,可为与在为者有:一是依托自主版权内容,创建可供PC端与移动终端共同进入的美术专业数据库,其中又可依内容类别不同设立多个子数据库。里面除提供社里20余年来过万条书目信息、数百本完全自主版权的艺术类图书、数千张经典书画作品图片外,更有社里艺术教育线上网站作为内容补充与更新的后台支持,多方面满足读者的知识需求;二是整合线上艺术教育平台中高价值的书画在线教育视频,制作成一些堪为美术教育行业标准类、规范类、人气型、前沿性的产品。

创新艺术生产,体现时代特色。有人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读图时代。不可否认的是,科技的进步使得图像文化转向对艺术的生存与发展提出了新要求,视觉艺术已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并全面渗透了人们的生产与生活。

基于此,美术出版应有这样两点新认识:一是需重新定义原有的美术及出版范围。在传统的绘画、书法、摄影、雕塑、建筑、工艺类别外,同时关注数字化与艺术结合而生的新型艺术形式——数字艺术。作为当下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数字艺术以其丰富特效、易分解与修改等特性吸引了广泛客户群体,已成为图像文化的重要支柱;二是艺术生产已不再是少数专业者的游戏,而是吸引了具有多元审美趣味的专业与普通艺术爱好者的综合内容生产业。

江西美术出版社的着力点包括:关注各类优秀的数字视觉分享平台,如涂鸦王国、CG论坛等,发掘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与创意达人,培养2D/3D数字艺术领域的作者。关注凝聚了非凡人气的草根艺术创作者、传播者、爱好者的自媒体平台(个人主页、微博、微信、博客、轻博客、豆瓣等),与他们建立互信互通的信息沟通群,及时掌握目标消费群体的兴趣点,从中培养长期赢利客户。

“出版+版权经营”:

发掘版权资源 拉伸产业链条

经营知识产权,推进版权输出。长久以来,传统出版社养成了这样几个习惯:一是习惯于“等稿上门”,在全世界范围内发掘、引导、经营、包装作者等方面,大都还比较薄弱。即使是本土作家,甚而本土名家,我们的版权经营与推销意识都没有很好地树立起来。二是习惯于售卖实体产品而不是版权,不仅知识产权流转少,还少有从自身拳头纸质产品中提取可人物化、动漫化的形象代表。

一方面,江西美术出版社已经拥有“八大山人名品系列”,如《八大山人全集》《八大山人精品集》《八大山人书法精选》《八大山人研究大系》等,而凝聚出八大山人的可视化形象,并借此发展此题材的文学文本编写、剧本创作、动漫制作等,就成为江西美术出版社今后努力的方向。另一方面,与海外出版机构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也是出版社版权工作的重点,在合作中容易产生碰撞、交换需求。当然,加强编辑服务意识,使之主动服务作者、策划适合走出去的选题也是非常关键的。

丰富引进内涵,开发附属版权。附属版权,指的是通常附属于图书专有出版权的相关出版权利,通常分为作品的再次利用权与演绎权两类。前者包括重印权、连载权、缩写或节录权等,后者则主要包括音像制品改编权、文学类作品改编权、电子改编权、书中形象使用权等。

纵观全局,江西美术出版社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升自己的版权核心竞争力:一是争取与国际知名出版机构多合作,努力结成战略合作伙伴,能发现并签下更多优质艺术图书版权;二是重视经营作品再次利用权,对于市场面广、价格或需求定位又有差异的某些经典艺术类图书,可以推出限量收藏本、精装本、简装本、节选本等不同版本;三是立体开发演绎版权,如将具有文学性、故事性、趣味性的书中形象提取出来,赋予其新生命,即做好品牌的二次开发,可以是绘本,也可以是动画、电影或微电影、网络游戏,甚而制作成玩具,搭建一个主题乐园。

“出版+电商”:

搭设垂直平台 拓展传播方式

如今的“互联网+”已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它代表着任何一个垂直行业与互联网进行结合,并由此提升效率、扩大影响。出版作为一项传统产业,搭设自己的垂直平台也尤为重要。江西美术出版社也通过微信、微商等形式拓展传播方式。

做互动平台与特色媒体。以江西美术出版社微信平台为例,就是要做艺术互动的平台、艺术与文化传播的平台。除有专人负责撰写、搜集、整理、发送微信内容外,更有人负责收集以下信息:一是读者对新书的期待、阅读意向、艺术资源需求等语音或文字讯息,并定期整理;二是读者对每条微信推送内容的反馈意见,微信传播的相关数据整理(内容标签、阅读量、点赞数、转发数等)。通过上述举措,努力使出版社微信公众号不仅做到内容的实时更新,更注重挖掘产品、服务中的艺术品位、文化价值、情感价值。

挖掘移动支付背后的金库。对出版社而言,微商具有低成本、即时性、跨地域性、互动性、多媒体等特性,既对传统产业的商业活动产生重大的变革,又能使消费者与出版者直接交易、彼此认知、相互信任。未来也许人人都是微商、人人都是微商消费者,人们的真实需要越来越突显,微商的主流趋势越来越突显。江西美术出版社在淘宝、天猫等平台开设旗舰店以外,在微商城建设上也颇下功夫,微店将以提供独家预售、新书全国首发、作者签绘本、私人定制等为特色,并谋求与兄弟社建立商商合作,进而跨界联盟,同时,或将推行预约赠阅、书评换折扣,甚至是后付费等多项举措,不断挖掘移动支付背后的金库。

(作者单位:江西美术出版社)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chuban/4336.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